-

柳雲龍雙手伸在胸前,擺著手,對著麵前持刀走過來的混混說道:“我的兩個兄弟有錢,這點錢,他還不放在眼裡,要不,我現在問問我兄弟同不同意借我?”

“你的兄弟?他人在哪?”混混聽見柳雲龍這麼說,下意識的問道。

“這就是我的兩個兄弟!”

伸出自己的雙手,緩緩攥成拳頭,柳雲龍對著眼前的混混說道。

“要不,你親自問問我這兩個兄弟,要不要將錢還給你?!”

“你……tmd!竟然敢耍老子!兄弟們,給我一起上,乾死他!”

見到柳雲龍這個動作,混混也是才知道了,感情這人竟然是在故意羞辱自己!

這可是把這混混頭子氣了個半死,對著身後的混混招呼道,看樣子,是想把麵前這個調戲自己的小子狠狠地揍一頓。

混混們的反應,正中了柳雲龍的下懷,看著對麵憤怒的混混們,柳雲龍露出了一副不屑的表情,等著他們一起上來。

第一個跑到柳雲龍麵前的,正是那名混混頭子。

“我tm紮死你!”

大喊了一聲,混混右手舉起刀,對著柳雲龍的胸口就是紮了下去。

雖然這是極度冇有技術含量的一刀,但是柳雲龍還是人分廠認真的對待了起來。

因為這不僅僅是一次戰鬥,也是像陳老闆證明自己的一次分廠好的機會。

柳雲龍要證明自己給陳飛看,自己是有價值的,陳飛的錢,花的並不冤枉。

看著這想著自己胸口刺過來的一刀,柳雲龍雙手交叉,將拿著刀的匕首手腕下壓,反手抓住混混握刀的手腕,用力向上一提,隻聽得哢吧一聲,混混的手腕就被柳雲龍掰的脫了臼。

“啊!”

手腕一脫臼,混混大叫了一聲,手掌自然一鬆,刀就掉到了柳雲龍的腳邊。

一腳將匕首踢開,柳雲龍的動作也是鎮住了麵前的混混,眾人也都不敢再輕舉妄動。望著半吊在柳雲龍手中的頭頭,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啊!疼死我了!”

混混大聲喊道:“大俠!大俠饒命啊!大俠,大俠饒命啊!”

知道這次自己是提到了鐵板上,這混混倒也是不要什麼麵子,對著柳雲龍求饒道。

“哼!”

見得混混這麼說道,柳雲龍也是將手放了開。

柳雲龍一鬆手,混混就捂著手腕蹲下了,看樣子是疼的不行。

“你們這些人,這次就饒……”

“tmd,老子弄死你!”

就當柳雲龍說著,想要放過他們的時候,這蹲下的混混頭子竟然用左手又掏出了一把刀,對著麵前柳雲龍的肚子就捅了過去!

“小心!”

還未等陳飛提醒,柳雲龍其實早就反映了過來。

見混混蹲在地上用刀捅自己的肚子,柳雲龍也是有些動了真火,這下手也就狠了起來。

“一群小混混,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心中這般想到,柳雲龍也是不在留手,一腳踢向了混混頭子的麵門。

雖然混混這一刀是比柳雲龍這一腳要先捅出了一兩秒,但是柳雲龍的腳居然後來者居上。

柳雲龍的鞋子,領先了混混手中的刀,先一步印在了混混頭子的下巴上。

這一腳,柳雲龍用了大概四成的力量,卻也是一腳將混混頭子踢飛了出去。

巨大的力量讓得混混頭子的下巴當場骨折了,鼻血和眼淚不要錢一般,嘩嘩的順著嘴唇躺了下來。

“嗯!”

這一腳,讓得混混頭子連呼痛的時間都冇有來得及,在空中滑行了一陣之後,悶哼一聲,摔倒在地,乾脆利落的昏了過去。

這一幕讓得其餘的四五個混混更加的膽戰心驚。

這還是人麼?這一腳居然能將一百多斤的人踢的騰空起來!

看著麵前略顯消瘦的柳雲龍,眾人才意識到,這傢夥藏在衣服之下的肌肉會是多麼的恐怖。

看著暈過去的混混頭子,柳雲龍對著其餘的混子說道:“趕緊把他送醫院去,晚了這下巴可就接不上了!”

“感謝大哥饒命!”

不敢再多說什麼,混混們一擁而上,將躺在地上的頭頭抬起,一溜煙跑的無影無蹤了。

“哈哈!真是厲害!選你真是選擇對了!”

陳飛開心的對著柳雲龍說道,將院子門打開了。

“陳老闆,你這麼會跟他們這種人有所牽連?”

顯然,柳雲龍對陳飛有了一些意見,不過,並冇有很完整的將這種情緒表達出來。

陳飛也是完美的捕捉到了柳雲龍這一絲情緒,他也知道,此刻的柳雲龍是礙於錢的麵子冇有直說而已,而是這樣委婉的提醒自己。

“哈哈,你想多了,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你想法那種人!”

“來,進屋說!”

說著,陳飛招呼著柳雲龍進了屋子。

來到屋子裡,陳飛先是讓柳雲龍坐下,然後對著柳雲龍說起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放下茶杯,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就是這個樣子,所以這群混混纔來我家找麻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挺晚了陳飛講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柳雲龍才明白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情,對著陳飛說道:“對不起,陳老闆,我錯怪你了。”

“嗬嗬,沒關係的,你這個樣子,我才高興,因為你這種反應,證明瞭你不是那種為了錢就可以什麼事情都可以乾的人!”

“我也可以將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放心的交給你了!”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

話鋒一轉,陳飛又對著柳雲龍說道:“對了,你妹妹怎麼樣了?”

聽見陳飛聞到自己的妹妹,柳雲龍也是對著陳飛說道:“多虧了您,雲菀現在已經冇有大事了!”

“現在雲菀在vip病房,二十四小時都有護士在看護,我也可以放心的出來做事情了!”

“那天我在搶救室門口,聽見醫生說,你妹妹的病,想要治好就得去京西郡的大醫院手術治療才行,是這樣的吧?”

陳飛點了點頭,又對著柳雲龍問道:“嗯,是的。”

“想要徹底治療妹妹的病,就必須去大醫院做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