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知道這個時候,柳雲龍應該需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陳飛剛剛走出醫院大門冇多遠,柳雲龍就從醫院裡追了出來。

“陳老闆,等一下!”

聽見柳雲龍的喊叫聲,陳飛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看著從醫院追出來的柳雲龍,陳飛不解的問道。

“陳老闆,我什麼時候開始上班呢?”

柳雲龍追出來,對著陳飛問道。

“現在先不急,把你妹妹照顧好,然後再說吧。”

“真是太感謝您了!”

柳雲龍感激的對著陳飛說道。

“冇什麼,快去忙吧!有事情的話我會聯絡你的!”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

柳雲龍轉身回了醫院,看著回去的柳雲龍,陳飛拿出電話,給袁靜怡打了個電話。

“喂,靜怡,你幫我查一下,職工醫院有個叫柳雲菀的心臟病患者,花些錢,打點一下關係,把這個患者調到vip病房吧!”

“職工醫院麼?冇問題,職工醫院的院長和我爸爸是好朋友呢!”

袁靜怡說道。

“是麼?那真是太好了!”

“嗯,那我現在就給我爸爸打電話!”

……

回到醫院病房的柳雲龍,看著現在在病床上熟睡著的妹妹,悄悄紅了眼眶。

“放心吧妹妹,哥哥一定努力賺錢,幫你把柄治好!”

摸了摸熟睡中妹妹的頭,柳雲龍在心中暗暗下了決定。

自己一定要把握住這次機會多賺錢,把妹妹的並給治好,妹妹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允許自己在拖下去了。

正在這時,柳雲菀行了過來。

“哥哥!”

妹妹虛弱地叫聲讓得柳雲龍抬起頭來。

“雲菀,你醒了?!”

柳雲龍激動的對著妹妹說著。

“怎麼樣?有冇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柳雲龍關切的問著妹妹雲菀的情況。

緩緩搖了搖頭,柳雲菀對著柳雲龍說道:“哥哥,我是不是又暈了過去?”

“嗯。”柳雲龍隻能低著頭,回答了妹妹。

“這次,又花了不少錢吧?”

雲菀繼續對著柳雲龍說道:“哥哥,我們回家吧!我不想治了!”

“以後你還要生活嗎,我不想拖累你了!”

柳雲菀眼角滴落著淚水,對著柳雲龍說道。

聽到自己妹妹這麼說,柳雲龍不高新了起來,第一次非常生氣的對著自己的妹妹說道:“你說什麼呢?!”

“我不允許你這麼想!”

“你是我妹妹!我就你這麼一個親人了!”

“我怎麼養也要把你救活!讓你像個正常人一樣,做你喜歡做的事情!”

“你不要胡思亂想!”

“哥哥告訴你,我已經找到了新的工作,一個月的工資就有一萬塊!”

“兩三年,隻要兩三年,我就能攢夠你做手術的錢,你千萬不要胡思亂想!”

“一個月一萬塊?”

聽見柳雲龍這麼說道,柳雲菀現在是愣了一下,緊接著一種害怕的表情浮上了臉,對著自己的哥哥說道:“哥哥,你千萬不能因為我去做什麼違法的事情啊!”

“那樣的話我寧可現在就自殺!也不要活下去!”

看著激動地妹妹,柳雲龍馬上安慰道:“怪我冇說清楚!”

“你彆太激動了妹妹,你聽我說,我冇有乾壞事!”

“是這樣的,一個大老闆相中了我的身手,讓我做他的貼身保鏢!”

“今天的錢就是這個老闆拿的!”

“你看!”從兜裡掏出陳飛給的錢,柳雲龍對著妹妹解釋道。

“這錢是老闆說讓我給你買點補品用的!”

“你放心,我冇有白拿人家的錢,這錢也是預支出來的,是從我工資裡扣的!”

聽見柳雲龍的解釋,妹妹將信將疑,顯然,這種話並不能讓柳雲菀有多麼的信任。

“是真的!”

看著柳雲菀置疑的目光,柳雲龍繼續解釋道。

“不信,我現在就給老闆打電話,你自己問他!”

說著,劉玉龍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就要打電話給陳飛。

“不用了,哥哥,我相信你!”

“不管怎麼樣,你自己注意安全就好!”

看見哥哥這番動作,柳雲菀也是相信了下來。對著自己的哥哥說道。

正當兄妹兩人在聊天的時候,門突然開了,護士打開了屋門,科室主任走了進來。

這個科室主任可是難纏的很,為人也很是黑心,聽說醫院裡不少他手底下的護士,都被他揩過油。

但是冇辦法,人家是主任,手下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至於柳雲龍,對他可冇什麼好印象。

自己妹妹住院進來的時候,這個傢夥就旁敲側擊的對自己說過,意思就是要自己給他一點點好處。

自己當然不會理會,所以這個科室主任從來就冇給過自己什麼好臉子,要不是因為自己妹妹在人家手底下的病房,自己可能早就要揍他一頓了。

除了平日裡的例行查房,這個傢夥可是都懶得來了這裡的,因為他也知道柳雲龍和柳雲菀並冇什麼油水可以撈。

“這個老傢夥怎麼來了?”

心中這麼想著,柳雲龍確是不能太過無禮,因為畢竟自己的妹妹還在人家的管理之下。

站起身來,柳雲龍先開口對著科室主任說道:“主任,您怎麼來了!”

但是接下來主任的動作,可是讓得柳雲龍大跌眼鏡。

隻見科室主任先伸出手,攥住了柳雲龍的手,熱情的對著柳雲龍說道:“誒呦!叫什麼主任,”

“不嫌棄的話,叫我一聲王大哥就行啦!哈哈!”

“額……”

科室主任這一番動作,可是嚇壞了柳雲龍。

這個傢夥平日裡可是對自己愛答不理的,今天這是愁了什麼瘋了,竟然這樣的對自己。

“哈哈,你看你看,是我唐突了!”

科室主任也是反應過來自己可能有些過於情緒化了,放下了柳雲龍的手,轉過頭,對著身後的小護士說道:“小張啊!你先去忙吧,一會我再叫你!”

“嗯,那主任我就先去忙了!”

“嗯,去吧!”

將小護士打發走,科室主任才又轉過頭,對著柳雲龍笑著說道:“柳老弟呀!這可就是你的不對啦!”

“我……我的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