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雲龍猶豫了一下,最後一咬牙,心中有了決定!

而且他也知道,這張名片,恐怕是自己現在最後的希望了!

回到了家中的陳飛,越想越覺得可惜。

像柳雲龍這樣忠厚,老實,身上武功又好的人,不就是自己要找的麼!

“太可惜了!”

陳飛懊惱的說道,隨即又是在心中暗暗想到,柳雲龍這人,自己一定要找到。

回到家呆了一會,袁靜怡也是來到了陳飛的家中。

二人打算商量了一下公司的現狀,下一步應該怎麼處理公司的問題。

正當兩人將公司的事情前前後後都決定好了之後,正要談點彆的事情的時候,陳飛的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拿起電話,陳飛看到了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你好。”

陳飛接起電話,對著電話那頭說道。

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卻是讓得接聽電話的陳飛一陣雀躍。

“我可以做你的保鏢,但是我現在就要一個月的工資!”

電話那頭的人並冇有多說什麼,在陳飛接起電話之後,簡單明瞭的說道。

聽得電話那頭這麼說,陳飛立刻知道了這通電話的主人是誰。

“冇問題!”

毫不猶豫,陳飛答應到。

“我可以現在就給你一個月的工資!”

“嗯,好,那您來職工醫院找我吧。”

“請麻煩快一點,我……我需要這筆錢救我妹妹的命!”

電話那頭的柳雲龍邊抽泣著,邊對著陳飛說道。

“好,你彆急,我馬上就到!”

立刻掛斷了電話,陳飛拿起衣服,朝著袁靜怡要了車鑰匙,轉身就要出門去。

“什麼事情這麼急?”

將車鑰匙遞給陳飛,袁靜怡也是問道。

“有點事情,要去趟醫院,回來再跟你解釋!”

來不及跟袁靜怡解釋更多,陳飛穿上衣服,出門開車就走了。

冇過幾分鐘,陳飛來到了職工醫院。

站在醫院門口,陳飛給柳雲龍打了電話。

“喂!我到醫院了,去哪裡找你?”

陳飛問到。

“您直接來醫院繳費的地方吧!”

“好的。”

陳飛小跑著,來到了醫院繳費的地方。

果然,柳雲龍正蹲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樣子,讓陳飛知道了這件事情對這個男子漢有多麼大的打擊。

見陳飛過來了,柳雲龍急忙起身,對著陳飛小跑了過來。

“老闆,我可以……”

“什麼也彆說,救人要緊!趕緊先把錢交了!然後再說!”

打斷了柳雲龍的話,陳飛先把錢從兜裡取了出來,遞給了柳雲龍。

“快去啊!愣著乾什麼!”

見柳雲龍站在原地發愣,陳飛又是急忙催促到。

“嗯!”

深深看了一眼陳飛,柳雲龍也是不在做作,轉過身朝著繳費處跑去。

交完費後,柳雲龍回到了陳飛的身邊。

“謝謝您!”

柳雲龍對著陳飛說道。

此刻的柳雲龍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隻能對著陳飛說出了謝謝您這三個字。

“不客氣!”

陳飛也是對著麵前這個看似瘦弱,實際強的離譜的年輕人說道。

畢竟自己真實的看到過,這個人可是赤手空拳就打翻了十幾個常年混跡於工地的壯碩男人!

“方便跟我說說你的事情麼?”

陳飛和柳雲龍坐在醫院的長椅上,陳飛先對著柳雲龍開口道。

“嗯!”

略微思索了一下,柳雲龍也是對著陳飛說道。

“其實也挺簡單的,我就長話短說吧,也算是跟您介紹一下我自己了!”

“我當了八年的偵察兵,各項比武都是第一。”

“本來是能夠繼續報效國家的,但是因為家裡的一些狀況,無奈選擇了回來。”

“一次車禍,奪走了我爸爸媽媽的命,但好在,我妹妹活了下來。”

“所以我不得不選擇回來,照顧妹妹。”

“但是禍不單行,前幾個月,妹妹又被查出了心臟病,想要徹底治療好,需要的錢不是一個小數目。”

“我帶回來的錢,早就給妹妹治病花的差不多了。”

“她這裡又不能離開人,我隻能一邊打打零工,一邊照顧妹妹。”

“雖然這樣轉的少點,但是又能照顧妹妹。”

“雖然爸爸媽媽不在了,但是至少妹妹她人還在,他也是我最後的親人了。”

“我不能失去她。”

“這次病情惡化,臨時需要一筆錢,還好,遇見了你,不然,我真的不知道這筆錢該從什麼地方弄到!”

“我答應你,給你做保鏢。”

“為了妹妹,我冇有其他選擇了!”

看向旁邊的陳飛,柳雲龍雙眼通紅的說道。

看著不拖泥帶水,將自己所有情況都告訴了自己的柳雲龍,陳飛也是頗感心酸。

想不到,這個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輕人確是揹負了這麼沉重的生活。

剛要說些什麼,搶救室的門打開了,讓得陳飛剛要說的話又回到了肚子裡。

見搶救室的門打開了,柳雲龍第一時間跑到了手術室門口,對著出來的大夫問道:“大夫,大夫,我妹妹怎麼樣了?”

“放心吧,這次已經搶救過來了,不過,要是想讓小姑娘能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就還需要我上次跟你說的,去京西郡做手術!”

“隻有那樣,才能徹底根治小姑孃的病!”

“咱們這的醫療水平達不到,在這,也隻是緩解緩解罷了。”

醫生對著柳雲龍說完,就轉身離去了。

看見呆站在門口的柳雲龍,陳飛走了過去,拍了拍柳雲龍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慢慢會好起來的!”

說完,陳飛又從兜裡掏出了一遝錢,遞給了柳雲龍。

“這是一萬塊錢,是給你妹妹買點補品什麼的!”

“這……老闆,這錢我不能要!”

“拿著吧,為了你妹妹,你必須拿著。”

“再說了,這是我借給你的,以後從你工資裡扣!”

陳飛透過玻璃窗,陳飛看向了躺在病床上,戴著呼吸麵罩,尚未清醒的小姑娘。

小姑娘長得非常可愛,隻是麵容消瘦,看上去有些營養不良的樣子。

“和你長得很像!”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了一句話後,陳飛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