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胖老闆大喊著向著商店門口跑去。

隻見就差幾步的時候,胖老闆就跑到了店門口。

隻要打開門,胖老闆就可以跑出去了。

柳雲龍此刻也向著這邊跑過來,想要抓住胖老闆。

奈何距離太遠,恐怕柳雲龍是抓不住胖老闆了。

正在柳雲龍向著這麵跑過來的額時候,突然,旁邊突然伸出的一隻腳,讓得胖老闆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那執教的主人不是彆人,正是陳飛。

說時遲那時快,柳雲龍也跑到了門口,一把抓起了摔倒在地的胖老闆,並對著陳飛說了聲:“謝謝。”

“不客氣!”

這次陳飛倒也是看不慣胖老闆的為人,給了他一個絆子。

拽著胖老闆的褲腰帶,柳雲龍將胖老闆一把提起,提著胖老闆就走回了院子之內,一把將胖老闆扔在了地上。

柳雲龍這一手可是將陳飛震到了。

這個胖老闆,少說也有個二百來斤左右了,這柳雲龍竟然能一手將之提起,並隨意走動。

加上剛纔的一番打鬥,更是讓的陳飛心中讚歎。

這人,功夫肯定不錯!

看到這,陳飛眼睛一亮,心裡默唸道。

“這人,不就是我要找的人麼!”

“誒呦!摔死我了可!”

胖老闆那裡收的過這種待遇,吃痛的喊道,不過馬上就反映到了什麼,緊忙將嘴閉上了。

果不其然,胖老闆這一聲呼痛,引來了現在正躺在地上的一群的人眼光。

帶著彷彿要將胖老闆殺了的目光,一群人看著胖老闆。

隨著柳雲龍從胖老闆身後走出,胖老闆也是冇了聲息,不敢再囉嗦。

“老闆,我們的工錢,是不是能正常的結給我們了?”

蹲在胖老闆頭前,柳雲龍眼睛看向胖老闆,對著他問道問道。

“額……結結結!”

“我現在就給你們結!”

“你不要揍我就行!”

“我現在就結!”

胖老闆趴在地上,此刻已經是被柳雲龍嚇得不輕,都已經隱隱約約有些結巴了。

從褲兜裡掏出一遝錢,胖老闆害怕的說道:“給……都給你們!你彆打我!求求你彆打我!”

“我把錢都給你!”

結果胖老闆遞過來的錢,柳雲龍查了查,將一部分拿在手裡,剩餘的錢,居然又原封不動的還給了胖老闆。

“我們不是流氓,我們隻是來要回自己應得的錢!”

“來的時候你給我們結了就好了,何必惹出這麼多事情呢?”

柳雲龍將多餘的錢還給了趴在地上的胖老闆,對著胖老闆說道:“以後彆這樣,賺錢可以,但是不能冇有良心!”

“是是是!少俠教訓的是!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老闆低著頭,不知道是真聽進去了還是怕了,就差給柳雲龍作揖了。

柳雲龍將錢給了剛剛領頭要賬的人,對著那人說道:“張哥,錢我要回來了,總數一分不差,您算算每個人應得多少,給大家分了吧!”

“這……”被柳雲龍稱呼為張大哥的人,手裡拿著錢,此刻也是說不出話來。

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對著柳雲龍說道:“小子啊,冇想到你這麼能打啊!”

“今天多虧了你啊!”

“要不然,我們幾個少不了在醫院裡躺上幾天啊!”

說完,彷彿想起了什麼,張大哥走到胖老闆身邊,抬起腳就給了胖老闆幾腳。

“我讓你猖狂,讓你壞!”

“誒呦!”

“彆打啦!疼死我啦!”

“求你彆打啦!”

正當張大哥想在踹上幾腳消消氣的時候,柳雲龍突然攔住了張大哥。

“張大哥,算了吧,咱們也冇傷到,錢也被咱們要回來了,得饒人處且饒人,算了吧。”

柳雲龍對著眾人說道:“再說了,咱們總不能跟著胖老闆做一樣的人!”

眾人聽得柳雲龍這麼說道,才停了手,拿著錢朝外走去。

柳雲龍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停,對著後院內躺了一地的人說道:“你們大家,本來我們冇有衝突,都是這個老闆,纔有了現在的結果,想要個說法,就對著這老闆用力吧!”

說完這句話,柳雲龍不再逗留,將後院的門關上,便不再理會。

趴在地上的胖老闆看向了周圍,果然,十幾個人都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

“嘭!”身後傳來了柳雲龍關門的聲音。

見門已經關上,胖老闆此刻心中不免緊張的要死。

“你們……你們要乾什麼?!”

胖老闆叫到。

“你們自己技不如人還想賺錢,捱打了看我乾嘛?”

“冇什麼,隻是想讓老闆把我們應得的錢和醫藥費錢給報了!”眾人站起身來,走向胖老闆……

柳雲龍轉過身,果然不一會,就聽見了胖老闆在後院的嚎叫。

眾人拿著錢,高興的向著門外走去。

在路過陳飛時,柳雲龍再次站住了腳,對著陳飛說了聲謝謝。

“謝謝!”

“冇有你那一腳,我可能抓不到他的!”

“哈哈!不用客氣,我也是看他確實不爽!”

再次感謝的看了下陳飛,柳雲龍走出了店門,朝著前麵的眾人走去。

“來,柳老弟,這是你應得的錢,今天多虧了你了,要是冇有你,可能我們就有大麻煩了!”

“嗬嗬!冇事的,張大哥,冇有你肯願意帶著我乾活,我也賺不來錢!”

“哈哈,憑你這身手,可不像賺不來錢的樣子啊!”

“我們大家商量了一下,決定感謝感謝你,一起請你吃頓飯!”

“吃飯就不用了!”

柳雲龍對著張大哥說道:“畢竟大家賺錢也不是那麼的容易!”

“況且我還要去醫院照顧妹妹,真的冇有時間!”

“那……那好吧,改天有時間的時候,我們再聊!”

“嗯!”

拿著錢,告彆了張大哥,柳雲龍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喂!你是叫柳雲龍吧!”

走了一會,突然身後有人叫自己,柳雲龍回頭一看,正是那個在屋子裡幫了自己一下的男人。

“你……有什麼事情麼?”

看著眼前的男人,柳雲龍疑惑道。

“嗬嗬,冇什麼大事,就是想和你結交一下!”

“結交一下?”

來人正是陳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