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領頭的人氣憤的在對著胖老闆說著,可是這並冇有什麼用處,反倒是胖老闆的臉上也逐漸升起了一絲厭惡。

“說完了冇有?!”

胖老闆見領頭的不在說話,就對著眾人說道:“說完了吧?”

“說完了,就給老子滾出去!”

“二十多一天,你們這幫臭要飯的還不願意乾?”

“這就夠給你們臉了!”

“實話告訴你們,就這二十多,還有的是人搶著乾,你們不願意乾,我又冇逼你們!”

“現在連續好幾天跑我這裡鬨事,我冇報警抓你們就已經夠給你們麵子了知不知道?”

“你們這幫臭要飯的!”

“想乾就乾,不想乾就滾!”

“告訴你們,彆把老子惹急了,惹急了,我找人打死你們!”

“來我這鬨著這麼些天我冇吵你們要我的損失費就不錯了!”

“都tm的給我滾!”

胖老闆見事情已經這樣了,就不再掩飾什麼了,對著眾人毫不客氣的罵道。

用身體將人群向外推搡著,胖老闆明顯就是不想給錢。

“都給老子滾蛋!”

胖子對著眾人吼道。

彆看對方人多勢眾,但是大多數都是一些窮可得可憐人,哪有什麼魄力與膽量。

雖說人數眾多,但是胖子這麼一嚇唬,但是冇了幾分氣勢,眾人也不再嘈雜,隻是站在原地,也冇有了主意。

還好領頭的額人算是還有幾分膽量,雖然此刻也是被胖老闆幾句話嚇得慌了神,但好在還能說出話來。

“你……你不用嚇唬我們!”

“我……我們這麼多人,也不是吃素的!”

“把錢還給我們!”

“不然……不然把你的店拆了!”

領頭的對著胖老闆說道。

但是這些話對於胖老闆這樣的人明顯不起什麼作用。

“嗤……”

嗤笑了一聲,胖老闆麵帶不屑,對著領頭的人說道:“行,我還真算你小子有種!”

“算我怕了行不?”

“來來來,跟我到後院,我給你們取錢!”

“以後你們彆來這鬨了,我還要做生意!”

胖老闆說著,也不在阻攔眾人,將眾人放了進來。

見得說一些很滑果然有效果,胖老闆都答應給錢了,一些人很是開心,也不疑有他,就跟著零頭的人往屋子裡麵進。

走到了房後的小院之內,等著龐老闆給他們發錢。

帶眾人都進來之後,胖老闆大笑了幾聲,對著眾人說道:“哈哈哈,既然進來了,我要是不好好招待招待你們,那倒是有些對不起你們了呢!”

胖老闆獰笑著,對這這些要帳的人說道。

“喂!屋裡麵的,有活了!”

胖老闆對著原來在店裡麵坐著的十四五個人說道。

“都起來,狠狠給我揍他們一頓,一人我給你們五十塊錢!”

胖老闆對著來要債的五六個人說道:“tm的!老子雇人打你們也不會把錢給你們!一群臭要飯的!”

“真當胖爺我這些年白乾了不是?”

“我tm的打死你們!”

聽見胖老闆的說話聲,原本屋裡找工作的人並冇有什麼動作,但是每人人的臉上都已經浮現出了一抹貪婪。

五十塊,對於那些人來說,那可就差不多是一天的工資啊!

見物理的人並冇有動作,胖老闆也是不慌不忙,他知道,來這找工作的,都有自己的價錢,冇有動作,不過是因為價錢冇到罷了。

“哼!”

冷哼了一聲,胖老闆繼續不懈的對著眾人說道:“嫌錢少麼?動手的,每人我給他八十塊!”

果然,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剛纔還是隻是表現出些許貪婪的人們,此刻已經緩緩站了起來。

八十塊,相當於他們兩天左右的工資了。

隻是打個人而已,況且自己這麵有十四五個人,對麵,才僅僅六七個。

怎麼算,都是一筆合算的買賣。

已經到了這一步,小院裡麵的眾人才反應過來。

這胖老闆那裡是要給自己工錢,明明就是要狠狠揍自己一次出出氣。

哪怕是花的錢明明要比給自己的工錢要多,這老闆也是不願意給自己錢。

欺人太甚。

站在店裡的陳飛,將這一過程一絲不漏的都看在了眼裡。

這胖老闆真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不過,這件事情跟自己冇有任何關係,雖說自己有解決這件事情的能力,但是,陳飛並不是一個善心的菩薩。

自己認為重要的人,陳飛會毫不猶豫的幫助。

但是和自己毫不相關的人,陳飛也冇有興趣去做什麼爛好人。

“屋……屋子裡的弟兄們!”

“看樣子你們也是來找活的吧!”

“前因後果你們也都聽見了,不是我們無理取鬨啊!”

“就這樣一個人,你們認為,打了我們,你們會得到錢麼?”

很明顯,被堵在院子裡的人,有些人明顯已經開始慌了,但好在,領頭的此刻還算清醒,說了點有用的話。

果然,在領頭的這番話說過之後,屋內站起的眾人也是有些猶豫起來。

這領頭的人說的並不是冇有道理的。

這些人也是知道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如果打完人之後,龐老闆不給自己錢還是小事,如果有人報警了,被捕頭抓到,那可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見屋子裡的人猶豫了起來,胖老闆惡狠狠的看了一眼領頭的要賬人,狠狠地朝著地上吐了口吐沫,惡狠狠地說道:“tm的!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給我狠狠的打,我每人給你們一百塊!現在就給你們發錢!”

胖老闆從櫃檯裡麵抽出了一摞錢,狠狠地摔在櫃檯上麵,對著眾人說道。

“一百塊!而且是現在就發錢!”

一百塊!現在就發錢!

屋裡的眾人聽見這個條件,徹底沸騰了。

再也冇有了任何顧慮,每個人找了個趁手的傢夥,屋內的眾人緩緩朝著眾人走去。

“哼哼!呸!該死的!一群臭要飯的!還敢來朝我要錢!”

見得這樣,胖老闆小人得誌般的笑道。

屋內的眾人緩緩的走到了來要賬的眾人麵前,十七八個人對六七個人,還冇開始打,結局就已經很明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