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我也確實冇有睡足,有些疲倦呢!”

陳飛回答道:“一會好好在補一覺!”

二人說著,走到了餐廳,父母已經準備完了,等著兩人過來。

很簡單的將昨晚的剩菜熱了熱,袁靜怡煮了一些粥,媽媽又弄了點小菜,很簡單也很溫馨的一份早餐就弄好了。

吃過早飯,袁靜怡先告彆了陳飛父母,因為陳飛下一步想要將公司賣掉,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好。

以免在出售的額時候,會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袁靜怡走了之後,陳飛在家中逗留了一會,決定出去人才市場看看。

最起碼,先弄一名司機或者保鏢之類的,用來照看自己的父親母親。

畢竟,如果在那幫地痞流氓的騷擾下,難免保證陳飛的副畝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陳飛現在必須在公司和這件事情解決之前,先保證自己父母的安全。

近些日子的一些經曆,令陳飛意識到,自己身邊冇有個靠得住的人,這還是不行的。

雖然說,公司內的人,還算是忠心耿耿。

不過,在陳飛如今想要構建的商業帝國之中,這隻有文臣,卻冇有武臣。

昨天,爸媽的一番話,更是提醒了陳飛。

如果在做生意的時候,陳飛遇到了某些地痞流氓,那連自身安全都成問題呢。

這個時代,搞不好都是要出大事情的。

陳飛思前想後,正好,他還缺個司機。

一大清早,陳飛就去了當地規模最大的人才市場。

現在已經八點左右了,可人才市場這邊,已經是人山人海,人滿為患了。

陳飛一看到這麼多人,隻覺得頭皮麻煩了。

無奈之下,陳飛直接找了一箇中介所。

中介所就在這人才市場一進門的位置,十分的顯眼,也是非常方便的。

陳飛一進門,迎麵就走過來一箇中年胖子。

胖子滿臉笑意,衝著陳飛一點頭:“老闆,你要找什麼樣的員工啊?我這裡人纔可全了,隻要你想要的,我都能給你找到!”

“哦……我想要司機。”

陳飛不鹹不淡的說道,說著話,他也是打量著屋內的情況。

這屋內,有一排小板凳,小板凳上還坐著十四五個男人。

男人們的打扮都是十分樸素的,看起來,像是憑力氣吃飯的人。

“老闆?他們可做不了司機,這些都是力工,是我給工地找的人。”

胖老闆十分熱情的解釋著,同時,也是拿出來幾張照片。

胖老闆指著照片,更加熱情的介紹起來:“這些,都是做司機的,專業司機哈!”

說話的時候,這胖老闆是注意到了陳飛的氣質。

就衝陳飛那處亂不驚,閒庭若步的氣場,這胖老闆也是看得明白。

人家陳飛要的司機,肯定是越精明越好了。

於是乎,這胖老闆又是好一頓介紹。

陳飛點點頭:“恩……你給我張名片,我再看看,如果有需要,我在聯絡你。”

“哎哎,好的!”

這裡倒是有一部座機,不過也冇有名片這東西。

胖老闆拿出一張紙,刷刷刷的寫下了一串座機號碼,趕緊遞給了陳飛。

陳飛將紙條,夾在隨身帶著的電話本裡,也冇有仔細看。

實際上,陳飛對於胖老闆提供的這些司機,並不感興趣。

這一次,也是胖老闆判斷失誤了。

陳飛需要的,不是一個多麼精明的司機,而是一個在危險來了的時候,可以搞定那些危險的忠誠之人。

隻是……

這樣的人,並不好找。

陳飛也是對這裡不抱希望,打算自己走出去,在人才市場轉一轉,碰碰運氣罷了。

想到這,陳飛不再猶豫,揣起電話本,朝著門外麵走去。

還未走到門口,老闆店門口前突然湧進了大概六七個人,堵在了門口,剛好將剛剛即將走出店門口的陳飛給逼迫了回來。

看打扮,這喜人應該是和坐在板凳上那些等活兒的人一樣,都是找工作的。

不過,這些人並不是來找陳飛的,領頭的人剛一進屋,就對著站在陳飛身後的胖老闆說道:“黑心的老闆!換我們的錢!”

“對對!還我們的錢!”

“還錢!”

“還錢!”

人群剛一進屋,就一陣嘈雜,嚷嚷著讓這個胖老闆還錢。

剛欲從人流中走出去的陳飛,聽見眾人這麼說,到是也不急著走了,反正閒來無事,不如在這看看熱鬨。

“誒誒誒!”胖老闆見狀,急忙對著眾人叫到:“怎麼回事?你們來我這朝我需要什麼錢?!”

“出去出去!彆耽誤我做生意!”

老闆明顯認識這幫人,但此刻卻又是如此的對著眾人說道。

“活,我已經給你們介紹完了,要錢的話,去你們雇主那裡要就好了,你們朝我要什麼錢?!”

胖老闆邊說著,邊推搡著眾人,將人群往外趕。

“你這黑了心的介紹所,黑了心的老闆!還好意思說讓我們找雇主要錢?!”

領頭的人對著胖老闆氣憤的說道:“如果不是雇主今天到施工現場看施工進度,我們根本就不會知道你有多黑!”

領頭的人氣的眼冒火光,眾人也是紛紛附和道。

“就是!就是!你也太黑了!”

“太黑了!還錢!”

領頭的揮了揮手,眾人不在嘈雜,隻見領頭的從新對著胖老闆說:“彆說冇用的,我們也知道你要賺錢,你就是靠著這個吃飯的,我們也都理解。”

“但是你也不能這麼昧著良心賺錢啊!”

“雇主明明給我們每人七十元錢一天的錢,怎麼你一轉手,就成了隻給我們每人三十一天了?”

“你就動動嘴,就拿走了我們一半的辛苦錢,有你這麼乾的麼?!”

“不僅這樣,還要扣除什麼我們的交通費飯費和介紹費,算下來我們就隻一人能賺二十多!”

“行,那就也行,可是你收了交通費飯費,怎麼我們還是走著去的,飯還是自己買的呢?!”

“我們賺點錢那麼容易麼?”

“你還要這麼剋扣我們,你真是黑了心了!”

“就是就是!還我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