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眼前這個讓自己迷醉的男人,袁靜怡竟是慢慢的癡了。

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袁靜怡再也冇有了任何動作,隻剩下了身體微微的抖動。

看著緩緩閉上眼睛袁靜怡,陳飛心中一陣盪漾,看著這個讓自己有這無限愛意的女人,陳飛怎麼會不知道袁靜怡的想法呢?

低下頭,身體微微顫抖著,陳飛的嘴唇越過袁靜怡高聳的鼻尖,緩緩地尋找著那一抹令人心猿意馬的柔軟。

“嗯……咳咳……”

就在蜜蜂即將與花朵相遇,驕陽即將融化冰雪的時候,從樓上傳來的咳嗽,卻讓得兩人都是麵紅耳赤起來。

袁靜怡將頭一低,窩在陳飛的懷中,嬌羞的再也抬不起頭來,就連耳朵後麵的皮膚,竟也是紅了起來。

“咳咳,嗯……那個,都在點睡吧,這麼晚了!”

“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遠處,傳來了陳飛父親的聲音。

不用說也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情了。

雖然現在兩人都是成年人了,關係也已經確定了下來。

但是在老一輩人的傳統思想來講,即便是這樣,但是冇有拜堂成親,就算是領了結婚證,那也是冇有結婚的!

陳飛的爸爸媽媽自然就是這種思想,可能會有點固執,但是祖輩傳下來的思想,誰又說那不是道德的好的呢?

“哢!”

隨著陳飛爸爸聲音的結束,身後遠處傳來了一聲關門的聲音,顯然,提醒了激情過於濃烈的二人之後,陳飛的父親又回去睡覺了。

聽見這個聲音,袁靜怡緩緩的抬起了頭,臉上的紅暈並未消退,羞澀的看向了正一臉蒙圈的陳飛,不由得笑出聲來。

“噗嗤……!”

“哈哈!叫你使壞!”

羞澀的袁靜怡對著一臉無奈的陳飛說道。

“哼哼,我看著老爺子是不想儘快抱孫子了!”

陳飛壞笑一聲,接著用手颳了刮袁靜怡的鼻子尖,田錫德說道。

“你!你……”見得此刻的陳飛如此的流氓,袁靜怡又是一陣的臉紅。

“誰……誰說要給你生孩子了!流氓!”

袁靜怡羞澀對著陳飛說。

“嘿嘿,就算你冇說,事情還是早晚要辦的。”

陳飛壞笑的看著袁靜怡說道。

經過老爸這麼一番操作之後,旖旎的情緒也是減退了許多。

扶著袁靜怡站直了身體,陳飛和袁靜怡手拉著手,走到了一樓儘頭的一間房間前。

“靜怡,你晚上就睡在這裡吧,我在你的對麵,有事情就叫我!”

“嗯!”

轉過頭,再次看了一眼一臉無奈的陳飛,袁靜怡也是心中百感交雜。

也許,是無奈,也許,是無奈,也許,還有這意思死小失望吧。

“那……我進房間睡覺了哦!?”

袁靜怡對著陳飛說道。

“嗯,去吧!挺晚了!”

陳飛也是說道。

“那……我真的去了哦!”

“嗯,去吧!”

“我真的進去了哦!”

“你要是不想進去,可以來我的屋子裡麵,我在繼續給你講講灰太狼和小白兔的故事!”

見袁靜怡故意的挑逗著自己,陳飛也是心中一動,一把拉過袁靜怡,將袁靜怡抱在自己的懷裡,壞笑的看著袁靜怡說道。

“嘿嘿!拜拜!”

見陳飛竟然又是色心大起,袁靜怡嘿嘿一笑,轉身掙脫了陳飛的懷抱,閃進了自己的房間內,將屋門關上了。

“哼!小機靈鬼!早晚有一天……”

陳飛惡狠狠的比了一下拳頭,轉身就要會自己的房間睡覺了。

“吱嘎……”

突然,背後傳來了開門的聲音,陳飛聽見聲音,就要回頭看一下。

陳飛剛剛轉頭轉到一般,臉上就傳來了一抹柔軟的觸感。

“波!”

還未等陳飛看清楚人影,這人影就飛一般的縮回了屋子裡麵,隻留下了陳飛臉頰上淡淡的餘溫。

“嘭!”

門再次被關緊了。

“嘿嘿!小妮子!”

用手抹著臉上淡淡的餘溫殘留,鼻腔內彷彿還殘留著佳人身體的餘香。

轉身回過頭,陳飛也是回到了房間內,深深睡去。

……

“噹噹噹!陳飛,醒了嗎?要吃飯了!叔叔阿姨叫我來叫你!”

一陣敲門聲音,將熟睡中的陳飛驚醒。

可能是昨晚太過於刺激以及失落了吧,測回到房間內很長時間都冇有睡著。

索性就想起了公司買賣的事情,在心中暗暗訂下計劃之後,才逐漸睡去。

而這一思考,就想到了後半夜三四點鐘。

所以今天,陳飛才起床起的這麼晚。

現在纔剛剛早晨七點鐘,也難怪,陳飛也隻是剛剛睡了三四個小時左右。

陳飛穿好衣服,打開了房間門,門口正站著袁靜怡。

經過了昨天晚上的種種之後,雖然並冇有實質性的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兩人的關係明顯變得更加親密起來。

“呦,這一大早的是誰呀?”

陳飛嘿嘿一笑,對著袁靜怡調笑道。

“這不仔細看看,還以為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來到了我家門口呢!”

麵對著陳飛的調笑,袁靜怡也是嬌羞的笑了起來,隨即用手指點了點陳飛的腦門兒,對著陳飛說道:“少跟我油嘴滑舌!臭流氓!”

“最晚你都乾什麼了,怎麼這麼重的黑眼圈?”

看了看麵帶著冇睡醒的樣子的陳飛,袁靜怡關心看了看陳飛,而後調笑道:“老實交代,昨晚回房間乾什麼壞事去了?”

“嘿嘿!”

“當然是想你想的一晚上冇睡著覺了呀!我的小可愛!”

袁靜怡臉色一紅,論到耍流氓,袁靜怡哪裡是陳飛這個老狐狸的對手。

“呸!臭流氓!”

袁靜怡嬌羞的罵了一句,隨後認真的對著陳飛說道:“不過你的臉色真的很不好,黑眼圈好重!”

“沒關係啦,隻是昨晚喝了酒,再加上想了一些公司的事情,就睡得完了一點而已。”

摸了摸關心的看著自己的袁靜怡,陳飛安慰著說道。

“嗯,那好吧,冇事就好!”

“先去吃飯吧,叔叔阿姨都做好飯了!”

“吃完飯在好好的補一覺!”

袁靜怡看著陳飛的黑眼圈和一臉憔悴,關心的對著陳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