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麵我又不想賣掉,出租出去的話,我又不想看到它變成另一個樣子,就像自己養的孩子,突然送給彆的人養了,自己再也管不了它任何的事情了!”

“我又不想這樣,就隻能這樣。先空著了!”

武小偉也是沮喪的裡說道:“至少這裡不會斷了人氣,還有一群愛釣魚的朋友,我不會將大門鎖上,他們也還能過來玩玩!”

武小偉對著陳飛這樣說道。

武小偉的這一番話讓得陳飛更加的堅定了心中的想法,同時,也更認定武小偉是個可交之人了,如此的重情重義,陳飛怎能不結交一下這樣的朋友。

“實不相瞞,武大哥,我有個想法,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什麼想法,老弟你就說吧。”

“嗬嗬,實不相瞞,我也是愛上了這塊地方,其實我早就跟胡老哥說過了,我想把這塊地方買下來。”

“但是你剛纔的講話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我不會就這麼硬生生的奪取你的心頭肉,或者說,這裡已經更像是你的家人一樣。”

“君子不奪人所好,這一點,我是非常深有體會的!”

“所以,武大哥,我先更你說的是,我想拿一些錢,入股!”

“入股?!”

武小偉驚訝的說道。

“是的,就是入股!”

“這座山莊,說實話,傾注了你很多的心血,讓你賣掉它,你肯定不會同意的!”

“你挨著這座山莊,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也非常喜歡這裡!”

“來這裡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了這裡!”

“不瞞武大哥說,早上我就來了這裡,我已經將這座山莊走完了一大半了!”

“我很喜歡這裡,發自內心的喜歡!”

“所以,你如果不在這裡了,我可以入股,成為這山莊的第二個主人。”

“你所保留下來的一切我都不會動,因為目前為止我很喜歡這裡,喜歡這裡的一切!”

“現有的工作人員我也不會去調動,一切,就將跟你在的時候一個樣子!”

“我也會把這裡當成家,說句實話,我甚至在早晨看到這裡的時候,就有將家人接過來的衝動。”

“就說這麼多吧,武大哥,你考慮一下!”

聽得陳飛這麼說,武小偉心中也是一陣感慨,看得出來,陳飛也是真的細化這個地方,所以武小偉心中也有些難以割捨了。

一方麵,自己是真的捨不得這裡,另一方麵,自己也是更不捨得看到這裡就這麼荒廢了。

“誒!”

深深歎了口氣,武小偉對著陳飛說道:“算了,兄弟,我想通了!”

“語氣讓這裡荒廢下去,還不如你乾著!”

“看著這裡荒廢下去,我也是真的於心不忍。”

“畢竟,這裡也算是我的一片心血!”

武小偉對著陳飛說道。

“至於你說的什麼入股什麼的,那還是算了!”

“你也知道,我也不缺什麼錢!”

“語氣讓這裡荒廢下去,倒不如給你經營著!”

“這山莊,就算是老哥送你的算了!”

“隻要你能好好對它,。那就比什麼都強了!”

武小偉如是的說道。

這話落在了陳飛的耳朵裡,也是從中感覺出了武小偉的分外不捨。

“那怎麼行,武大哥,白送我那是萬萬不行的!相識一場,我怎麼能收你這麼大的禮!”

“怎麼不行?你也知道,這山莊也就是個幾百萬,對於我來說,還真的不看在眼裡!”

“我在意的也從來不是這錢,而是對山莊的這份感情!”

“武老哥……這……”

“好了!”武小偉打斷了陳飛的講話,眼睛看向了陳飛,對陳飛說道:“不用再說其他的了!”

“我的脾氣你是知道的!”

“要是在說什麼,那就顯得無趣了!”

“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明天,我們就去把山莊過到你的名下!”

武小偉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見得武小偉都這麼說了,陳飛若是再推辭下去,反倒顯得有些扭捏了!

再說這二人都是有錢的主,這小小的幾百萬,還真是都不放在心上!

“那好吧!”

陳飛答應道,也不再推辭下去。

“武大哥,我答應你,你放心,我不會答應你能夠把這座山莊經營的有多麼的好,我想,那也不是你建立這所山莊的本意!”

“如果你真的在乎這些,那你就不會把這山莊白送給我!”

“但是我能像你保證,隻要我在這裡一天,這座山莊就會存在一天!”

“這些山莊的老客,就不會想放鬆放鬆的時候冇有地方去!”

武小偉聽了這些話,看向陳飛的眼神越發的和善了。

“好!陳老弟果然懂我!你這個朋友,我武小偉冇有白交!”

發自內心的,武老闆讚歎著!

“來!喝!”端起酒杯,武小偉對著陳飛和胡老闆兩人說道!

“喝!”

三人舉起了手中的就酒杯,一飲而儘!

……

清晨起來,陳飛的頭隱隱約約有著一些痛。

昨天晚上喝的真是太多了!

嗓子乾得不得了。

陳飛拿起桌上的一瓶礦泉水,一飲而儘。

真的渴的不得了。

昨晚喝的太多了,一看錶,都已經十一點多了,昨晚喝到了幾點已經不記得了!

甚至於陳飛連自己怎麼回的房間都已經記憶模糊了。

陳飛穿好衣服,走下了樓。

來到山莊的院子裡,中午的陽光曬的人暖暖的。

遠處走來了一個人,對著陳飛笑著。

“哈哈,陳老弟,起來了啊!”

“我都已經自己溜達了一上午了啊!”

“昨晚你們喝到了什麼時候啊,怎麼這麼疲憊。”

來人正是曹誌偉,穿著一身運動裝,看樣子是剛剛運動完。

“嗬嗬,真是失態了,喝到幾點已經記不清了,臉怎麼回的酒店都有些印象模糊了,哈哈!”

陳飛對著曹誌勇笑道。

“誒!說什麼失態呢!”

“年輕人麼,冇有電朝氣,那還叫年輕人麼!”

“有時候我看你的為人處世,一點年輕人的毛躁都冇有!”

“有時候,是指都會不自覺的把你當成同齡人呢!哈哈!”

曹誌偉對著陳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