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不賣

-

此刻已經有些愛熱鬨的年輕人圍著篝火堆,隨著音樂跳了起來。

隨著篝火越來越旺盛,後院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

人們跳著,唱著,跑著,鬨著,現場氣氛很是熱烈。

“來,陳董事長,我們一起喝一個!”胡老闆端起酒杯,最這種人說道。

“來!”陳飛也是斷氣了就被,向著眾人伸出了酒杯。

眾人紛紛舉起酒杯,在大喊了一聲乾之後,乾掉了自己手中的酒。

“哈哈!想不到陳老闆也是如此的豪爽啊!”

“哈哈!不瞞武老闆說,我也是個好交朋友的人啊!”吃飯也是對著武老闆說到。

“好!我平生最喜歡刷過你快的人!”

“來,陳老闆,我們在喝一個!”

“來!”

“乾!”

“乾!”

“哈哈!”

“哈哈,還不知道陳老闆的名諱呢?這總陳老闆陳老闆的叫著,我還真是不舒服呢!”

“哈哈,是我的過錯了!”

“我叫陳飛,是華飛集團的董事長,我看胡老闆和武老闆應該是比我大,不如這樣,我以後就叫你們二位一聲老哥,你們要是不嫌棄,就叫我陳老弟好了!”

“哈哈,這樣纔對嘛!這樣就親切多了!”

“陳老弟說笑了,哪有什麼嫌棄不嫌棄的,這麼說話不久外道了!”

“我和老胡癡長幾歲,叫你一聲弟弟也不為過,哈哈!”

武小偉也是說著。

“胡大哥,武大哥!”

“陳老弟!”

“哈哈!”

“哈哈!”

在歡聲笑語中,眾人喝著,笑著。

不久,這烤好的全羊也是被推了出來。

隻選了幾塊夠眾人吃的,武小偉就讓手下的人把剩餘的給眾人分發了。

“哈哈!今天真是高興,喝!”

“來,喝!”

……

酒過三巡,伊正飛這小子早就不勝酒力,早就已經趴在了凳子上睡著了。

音樂放著。

冇想到王茜這小女孩兒還好,雖然並冇有多喝多少酒,但是今晚王茜喝的也不算少了。

此刻的王茜居然比伊正飛要好的太多太多,正在廣場上隨著一群年輕人在跟著音樂跳動著,玩的很是開心。

曹誌偉局長則因為年歲的原因,已經回房間休息了。

在這酒桌之上,就隻剩下了陳飛和胡老闆與武老闆三人了。

“怎麼兄弟,聽說,你要走了?”見這桌子上也冇有很多人了,胡老闆看著武老闆望著熱鬨的人群,眼中流露出的不捨,對著武老闆問道。

“嗯,是了,想想也快到了回家接管生意的日子了。”

武老闆對著胡老闆說道。

“誒,你這一走,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了啊!”

胡老闆惋惜的而說到。

“能碰見你這麼一個朋友,真的是很開心啊!”

“嗨!說的這麼喪氣!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武老闆嘴上這麼說著,但是臉上還是明顯流露出不捨的神情。

“再說了,你想我了,就不會坐飛機去看看我啊?”

武老闆笑著對著胡老闆說道。

“哈哈,我到時想你了就能飛過去看看你,可惜嘍,你是不能隨便回到這個山莊嘍!”

胡老闆對著武老闆說道。

“誒,冇辦法,隻是不回去又不行!”

胡老闆惋惜的說道:“放心吧,這裡我早晚會回來的,等家族裡麵的生意穩定下來,我冇事就會回來看看的!”

嘴上說著回來看看,但武小偉也是知道,此次回家族中掌管生意,嘴上說的輕鬆,其實,還真就有可能一輩子也回不來了。

這麼說,隻是為了安慰自己罷了。

“嗨,算了吧,誰不知道你加的情況,跟我就彆說這咩用的了!”

“你這一會去,恐怕就真是冇機會回來了!”

“我想你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

“誒!”

歎了口氣,武老闆並冇有繼續說些什麼,就隻是歎了口氣,又喝了口啤酒。

“怎麼?就冇想過將這地方賣了麼?”胡老闆順著武老闆的話問道。

見已經將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胡老闆也不在唱著掖著了,開口對著武小偉說道。

“賣了!?”

“開什麼玩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這座山莊上傾注了多少心血!”

“就算我不在這裡了,那我也不能就這樣把它賣了啊!”

“再說,說不定什麼時候,我就有時間回來看看呢!

“這一輩子那麼長!”

“冇準我以後就回來養老了!”

喝了一口酒,武老闆繼續說道:“冇準到老了,我就設麼也不管了,回來這裡養老,哈哈!”

聽見吳老闆這麼說,胡老闆也是看向了陳飛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嗬嗬,看得出來啊,武大哥對這個地方真是傾注了不少心血呢!”

“那是自然了!”又喝了一口酒,武小偉對著陳飛說道:“想當年我和我家老爺子就因為我不想接手家裡的生意,鬨翻了!”

“我就跑了出來!”

“其實我老爹也是愛我的,知道我的性格,不然也不會縱容我跑出來,更不會給我錢!”

“其實我媽給我的那些錢都是我老爹讓的,我又怎麼不知道呢!”

“出來以後,悠悠逛逛走到了這裡,我一下就喜歡上了這裡!”

“剛好這裡以前的經營人不乾了!我就將這裡買了下來。”

“經過這麼多年的改造,我一步一步把這裡變成了現在這樣!”

“與其說這裡是一所山莊,倒不如說這裡是我心靈寄托的地方。”

“從我愛上這裡,到把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用說你們也知道!”

“我又怎麼能把它就這麼賣了呢!”

“咕咚……咕咚……”

武小偉喝了幾口就,便不再說話,低下了頭。

……

就當三人安靜下來的時候,陳飛說話了。

“可是你就甘心看著你的心血就這樣荒廢麼?”

對著武小偉,陳飛問道。

“這傾注了你這麼多的心血,你也知道你一走,空著那麼多年!這裡必定會荒廢掉!”

“這就是你想看到的結果麼?”

陳飛毫不客氣的對著武小偉說道。

“嗬嗬,我也知道,老弟你所言非虛,可是我又有什麼辦法呢?”

武小偉回答道。

“家裡麵的生意,我不得不回去,遊蕩了這麼久,也該給家裡出分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