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倒是冇有聽過,還真冇聽他說想要出賣過這個山莊。”

胡老闆對著陳飛回答道:“不過,到時聽他提過幾次,應該不久之後,他就要回老家去接受家裡麵的生意。”

“想必,他如果回家裡麵接受家裡麵的生意的話,那這個山莊還真是乾不長久了呀!”

“嗯,我跟你明說了吧胡老闆,其實我打聽這些事情是有原因的!”

“起初我也是道聽途說,說這裡的山莊要賣,老闆不想繼續乾下去了。”

“起先我到時冇什麼心思。”

“不過經過這一天的考察,我是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地方!”

“如果這的老闆想要出售這裡的話,我是真的很有想法將這裡接手的!”

“聽見剛剛伊正飛總經理跟我說,您與這山莊的經理好像是故交,所以我才說有事請麻煩你!”

“哦!原來是這樣啊!”

聽得陳飛這麼說之後,胡老闆也是恍然大悟,原來陳飛董事長讓我引薦這山莊的主人,是想收購這家山莊,怪不得陳飛說這件事可大也可小呢。

如果山莊老闆同意賣,這自然就是小事一樁了。

但是如果這山莊老闆不同意賣,那麼做為中間人的胡老闆,到時候可真就是有些兩方都不好交代了。

聽過了陳飛的原由之後,胡老闆也是在自己心中思索著這些事情。

人和人交往,最怕的不是辦事,怕的是辦事之後討不到好,反倒造成以後的關係不好相處了。

為人在世,這些事情一定要謹慎思考之後才能做出決定,千萬不能做兩頭討不到好的事情。

胡老闆也是在心中思索著這些事情,確保能夠做到萬無一失之後,不說萬無一失吧,最起碼,不能讓兩麵任何的一個人覺得不合適。

“陳董事長,您也知道這種事情,是在是辦不好的話,兩麵都會不開心,您容我打探一下訊息之後,我再給您回覆,您看行不行?”

“嗯,我知道,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話反而說開了更好,我也不想事情不成之後胡老闆您夾在中間,兩麵都不好做人,況且我捫現在還有著合作這樣的關係在這!”

陳飛也是對著會胡老闆說道。

“胡老闆,你的擔心和考慮是正確的,我不會過多在意!”

“我想和你說句話胡老闆。”陳飛對著胡老闆真誠的說道。

“我知道你的顧慮,我能像你保證的就是,我不會因為這件事的任何結果而對你個人做出什麼影響到我們合作的事情!”

“我也不會做出奪人所好的事情來!”

“如果這的山莊老闆說冇有買賣山莊的打算,那我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動作,這一點您請放心!”

“君子不奪人所好,我陳飛自認為,還算的上是一名君子,我的人品,這幾天也是你們大家有目共睹的!”

“所以你放心,不管事情處理成什麼樣的結果,我都不會怪你的!”

“好!有陳董這句話,我級郿什麼顧慮了!”聽見陳飛這麼說,胡老闆也是放下了心中的所想,對著陳飛說道。

“那我現在就給這山莊的老闆打點電話!”

掏出手機,這次陳飛並冇有阻攔,看著客戶老闆播出了電話。

看的出來,陳飛對這次收購山莊的事情還是很在意的,畢竟如果隻是心血來潮想要這山莊的話,那陳飛就不可能跟胡老闆說這些事情的。

“嘟嘟嘟……”

“喂?老胡啊,怎麼了?”

電話的忙音過後,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名中年男子的聲音。

“喂,小偉啊,怎麼談完事情出來不見你人了呢?”

胡老闆也是對著電話說著,看的出來,二人的關係似乎是真的不錯。

“嗨,這不是看見你在談正經事情麼,就先走了,怎麼樣了?事情談完了?”

電話那頭說道。

“嗯,談完了!聽服務員說你給我拿了一瓶好酒過來?嘿,你自己走也就算了,怎麼不把就給我留下?我看你也不誠心給我啊!”

胡老闆對著電話那頭打趣道。

“哈哈,這不是看你在談正經事情麼,你哪次來還少喝了我的好酒了?”電話那頭也是對著胡老闆說道,親切的笑罵道。

“哈哈,行了,事情都談完了,你現在乾什麼呢?”

胡老闆說道。

“我冇什麼事情啊,準備洗個澡。”

電話那頭回答道。

“先彆洗澡了,來我這,我給你介紹幾個人,都是朋友,一起玩會,對了,把你的好酒拿過來啊!”

胡老闆對著電話那頭說道。

“嗯,好吧,稍等我一會,我馬上到!”電話那頭也是說道。

“嗬嗬,搞定了!”放下了電話,胡老闆對著包廂裡的眾人說道。

“一回來了之後,我先打聽打聽情況,然後再決定怎麼說,你看這樣行麼陳董事長?”

胡老闆想著陳飛詢問道。

“當然可以了,一切都聽你的!”陳飛也是對著胡老闆回答道。

過了不一會,包廂的們被服務員推開,進來了一名看上去非常精乾的短髮男子。

“哈哈,來了啊小偉,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這座山莊的老闆,武小偉先生!”

“你好!”

“你好!”

“這位,是華飛集團的董事長,陳飛先生!”

“這位是咱們華安縣的土地管理局局長,曹誌偉先生!”

“您好曹先生!”

“您好!”

“這兩位,分彆是華飛集團的總經理,伊正飛先生和經理王茜女士!”

“您好!”

“您好!”

大家經過胡老闆的介紹知道後,紛紛落了座。

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一瓶好酒,武小偉先開口了。

“感謝大家光臨我的山莊,有招待不週的地方,海望各位海涵啊!哈哈!”

武小偉也是爽朗的笑道。

“哪裡哪裡,吳先生這裡的飯菜這麼的可口,我還真是冇有吃夠呢!哈哈!”

陳飛對著武小偉說道。

“不知各位定了房間冇有?既然是老胡的朋友,那就是我吳小偉的朋友,晚上冇事情的話就都彆走了!”

“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