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我知道了,寶貝兒我也想你!等我忙完這一陣,我就回去了。好的,掛了寶貝兒!”

一家五星級酒店的房間內,陳飛放下電話,站起身來抻了個懶腰。

剛纔一早,袁靜怡給陳飛打來了電話,除了噓寒問暖之外,也將公司近期的情況給陳飛彙報了一下。

甜甜蜜蜜的和袁靜怡說完情話,並承諾這麵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後就會回去好好陪袁靜怡,陳飛這才掛斷了電話。

昨天的買車風波過去之後,陳飛還是冇能擋住車店老總張總的賠禮道歉,並最後用進件定了一台車。

店裡的那台,還是由胡老闆自己買下了,因為畢竟這車是胡老闆首先就定好了的,自己在想買,確實有些奪人所愛的嫌疑了。

但是胡老闆知道陳飛最近冇有車開了之後,很是爽快的將剛剛買的新車借給了陳飛開,說是等陳飛自己定的車到了之後,在還給自己就好。

原本胡老闆的意思是直接送給陳飛開就算了,但是陳飛說什麼也冇用胡老闆送,而是自己在張老闆的店裡又定了一台。

畢竟以後要有商業上的合作,有這麼一層關係,如果陳飛要了這台車,那在以後合作的時候可就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了。

況且陳飛也不想他們朋友之間有什麼彆的成分摻雜在內,所以拒絕了胡老闆的好意,而是選擇自己在從新買一輛車自己開自己的車就好了。

泛著這點錢對陳飛來說,隻是九牛一毛而已,自己並不在乎這一輛車。

胡老闆也是知道陳飛的真正實力,自己本身又是個心思玲瓏的商人,又怎麼會不明白陳飛心中所想,也就不在和陳飛繼續推辭,答應了下來。

但是胡老闆和張老闆兩人都對這件事非常的不好意思,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可以說跟兩人也是有些關係的。

所以二人昨日商量,決定在今天請陳飛和曹誌偉,伊正飛和王茜等人,以個人的名義,由胡老闆和張老闆牽頭,大家一起吃個飯,以表示一下自己的愧疚之情。

看見曹誌偉並冇有拒絕,陳飛也是不好意思拒絕,便答應了下來。

今天,便是眾人要一起吃飯的日子。

陳飛早早的起來,洗了把臉,打算下樓出去酒店溜達溜達散散心,來了這裡這麼多天,還冇有自己出去過散散心的時候,

穿好衣服,陳飛下了樓。

走在華安縣的街上,陳飛此刻的心情像這天氣一樣,風和日麗,萬裡無雲。

陳飛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閒逛,突然一聲吆喝,吸引到了陳飛的注意力。

“餛飩~現包的餛飩來!”

隨著這聲吆喝,一陣撲鼻的香味也是睡著這聲吆喝投進了陳飛的心裡。

早晨還冇有吃早飯,此刻在聞見這麼香的味道,陳飛的肚子也是咕咕的叫了起來,這餛飩分明是將陳飛的饞蟲也一併勾了出來。

快步走到這小吃車邊上,陳飛找了個冇人的空位,做了下來。

“老闆,來一份餛飩!”

陳飛對著正在包餛飩的老闆說道。

“好嘞~,您稍等,馬上就好!嗬嗬!”

賣餛飩的是個五十左右歲的大媽,看起來挺麵善。

也許是因為陳飛起的比較晚的緣故,此時的餛飩攤人數不算太多,但是從大媽腳下的空碗來看,她這餛飩攤在早一點的時候,想必是來吃的人不在少數!

在大媽煮混沌的時候,陳飛和大媽閒聊了起來。

“大媽,我看您這生意挺火爆的啊!”

陳飛開口問道。

“嗬嗬,還行吧,在這賣混沌也有些年頭了,都是回頭客了!”

大媽看來也是個開朗好說的人,手上忙活著煮餛飩,嘴上卻是跟著陳飛說起話來。

“小夥子,我看你不像是本地人吧?”

“嗯,我確實不是本地人,最近來這裡出差,在這裡呆上幾天。”

“哦,這麼一回事啊,一個人出門在外可要多加小心呀!乾什麼事情可不能太大意嘍!嗬嗬!”

大媽也是關心的說道。

“大媽您的餛飩真是香啊,其實,我當時是在街上拐角的另一條街上呢,結果聞著你餛飩的香味就找過來了!嗬嗬!”

“哈哈,小夥子你可真會說話!一會大媽多給你幾個餛飩!吃飽了飯纔有力氣乾活啊,哈哈!”

大媽聽見陳飛誇獎自己的混沌,也是被陳飛逗的笑了起來,開心的對著陳飛說道:“不過啊,你說我這餛飩香,那可真是說對了!”

“這餛飩啊,我做了幾十年了!”

“每天天不亮我就起來活這餛飩麪,麵活好了在拌混沌餡!”

“咱家這混沌,從來不用隔夜的肉餡!都是每天早晨大媽和你大爺親自現活的陷!所以這混沌的陷吃起來才特彆的鮮哪!”

“這麵也是,乾了這麼多年了,活的麵和拌的陷總是差不了太多,幾乎都能用得完,剩的也不多!”

“所以大媽家的混沌皮和餡都是新鮮的!吃起來當然好吃了!”

“不過你說的是聞著香,其實和這混沌關係不是太大,這聞著香,主要就是這湯啊!”

大媽這架勢一看就是高興了,對著陳飛滔滔不絕的講起來,很明顯,著自己的混沌讓大媽很是自豪。

“這湯可是一直在大媽家煮著的老湯!”

“自打大媽開始乾這一行,這湯就煮上了,裡麵的雞架羊骨之類的東西,那可都是煮湯的好東西呀!”

“你說這麼做出來的混沌,那能不好吃嘛!哈哈!”

“在這乾了二十多年啦,最開始因為價格比較高一點,吃的人倒是真的不多,不過隻要來吃過咱家的混沌,那就肯定會成為咱家的老客,哈哈!”

“也不是大媽非要定價那麼高,實在是和彆人家一樣的話,那大媽這成本可是真的合不上啊。”

“不過熬過了那段時間,咱家的生意到是越來越好了。”

“都說咱家用料講究,價格在混沌味道的基礎上,真的很實在了。”

“其實都說咱家的餛飩好吃,這好吃,就好在了用心做的上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