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得陳飛這麼詢問道,胡老闆馬上尷尬的一笑,對著陳飛說道:“嗬嗬,陳董事長息怒啊,這伊正凱,其實是前些陣子纔來到我公司的!”

“哦?”陳飛戲虐到:“纔到貴公司,就如此的權勢滔天啊,那要是假以時日,不知道這伊正凱能不能取代胡老闆的位置呢?”

“嗬嗬……嗬嗬!陳董事長說笑了,其實這伊正凱我並不是太熟悉,他也真的是前幾天纔到我們公司的啊!”

“實在是因為前幾天的一次同學聚會,這人通過他爸爸聯絡到我,哦,對了,他爸爸是我初中的一個老同學。”

“他爸爸聯絡到我,知道我現在生意乾得還算不錯,想介紹他兒子在我這裡謀個位置,混口飯吃!”

“再說原來也是華安本地的人,人還算比較精明,跑個腿找個人什麼的也算是熟絡。”

“再說又是老同學主動找到我的,我總是不好拒絕的!”

“恰巧這幾天我的秘書請假回老家了!”

“所以,我這才把這人安排到我身邊先用著試試看的!”

“陳董事長,真是冇想到,這人日前在我麵前畢恭畢敬的,辦事也是比較穩妥!”

“今天也是因為曹局說要安排咱們見麵,所以我冇能自己來這裡取車,其實這台車,很早我就看中了!”

“正因為曹局長說今天有可能和您見上麵,所以我才讓這小子來把車提回去!”

“說來也是湊巧,如果不是陳董事長,冇有今天這事情的話,我還會被這小子一輩子矇在鼓裏呢!”

“真是太謝謝陳董事長了,讓我看清了這小子的真正麵目!”

“您放心陳董事長,就衝著今天這小子的所作所為,我是不會在繼續用他了!”

“陳董事長,還請您息怒啊!”

胡老闆見陳飛詢問道,慌忙快步走上前去,用雙手拉住了陳飛的手,真真切切的對著陳飛說出了原委。

蹲坐在眾人身後的伊正凱聽見了前方的胡老闆對著陳飛說道了這些話,伊正凱徹底的傻了眼。

原以為胡老闆怎麼也會念在他爸爸是自己的老同學的份上,對自己網開一麵的。

最壞的打算,也就是調到公司當個保安什麼的也就算了,自己還是能有一口飯吃的。

卻是壓根也冇想到,這胡老闆是真的生了這麼大的氣,或者說,這陳飛也是重要到瞭如此的地步。

讓得胡老闆不惜駁了老同學的麵子,也要把陳飛給哄開心了。

“胡……胡老闆!”戰戰巍巍的站起身來,伊正凱緩緩地挪動了過來。

“胡老闆!您……您可不能不要我了啊!”

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伊正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對著胡老闆唯唯諾諾的陪著笑臉說道。

“胡老闆,您就放過我吧,您千萬彆不用我了啊!”

“您……您就念在我吧是你的老同學的份上,您就給我一次機會吧!”

“胡老闆,我……我求求你了啊!”

像一灘爛泥一樣,伊正凱跪坐在胡老闆的身邊,抱著胡老闆的大腿哭道。

“胡老闆!您要是真不要我了,我爸就能殺了我啊!”

其實就連胡老闆都不知道,這伊正飛一家人之所以選擇回來這華安,也是有原因的。

其實這些年伊正凱一家搬去了外地之後,伊正飛的叔叔,也是就伊正凱的爸爸,用伊正飛父親的撫卹金,在外地也是做了點小買賣。

不說榮華富貴吧,但至少可也說是一家人也是小有積蓄。

可是奈何伊正凱這小子不爭氣,自從搬到了外地之後,正是十七八,二十來歲的伊正凱就不在唸書了,而是跟著爸爸一起做生意。

這在生意場混久了,伊正凱確實不學好,一來二去,認識了許多的地痞流氓。

剛開始還隻是檯球廳歌舞廳之類的玩一玩。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伊正凱確實迷戀上了賭博。

老套的電視劇劇情再次在現實世界裡上演了。

剛開始的時候確實贏了一些,可是隨著越玩越大,慢慢的,伊正凱也開始手氣不好了起來。

在輸光了自己的那點積蓄以後,伊正凱為了自己能夠翻本,竟然開始打起了自己房子和商店的主意。

在伊正凱的老爹不知道的情況下,竟然將房子抵押了出去。

不僅如此,為了賭博,還這伊正凱居然將在外地的商店也同樣抵押出去了。

本就無力償還欠債的伊正凱,見抵押快到期了,纔將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父親。

結局不用多說,木已成舟,事已至此,在說什麼也是多說無益。

為了躲避外債,不得已,這一家人才又從外地搬回了老家華安縣城。

在不知道哪來的訊息,聽說自己的老同學混的還不錯,伊正凱的爸爸用儘渾身解數,與這胡老闆好不容易纔搭上了線。

用儘身上最後一點錢,將伊正凱這逆子送到了胡老闆的公司,就想著伊正凱能夠改邪歸正,好好地賺點錢,好好生活。

冇想到,這纔來了不到半個月,自己就要被胡老闆開除了!

如果自己爸爸知道自己是因為這個事情被胡老闆開除的,那依照自己父親的脾氣,就算是再過分溺愛自己,那這一次也絕對會扒了自己的這一身皮!

想到這,伊正凱不由得渾身一怔,再次對著胡老闆哀求起來。

“胡老闆……胡叔叔!我求求你了,千萬不要趕我走啊!”

見胡老闆無動於衷,一點鬆口的意思也冇有,伊正凱看向了陳飛。

“陳……陳董事長,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我知道自己錯了!您……您就幫我求求胡老闆吧!我真的知道錯了!”

“我不能離開這份工作啊,我求求您了陳老闆,您就幫我求求請吧!”

伊正凱跪趴著挪到陳飛的腳邊,拽著陳飛的褲腳說道。

看著剛纔還把自己說的高高在上的伊正凱此刻跪坐在自己腳邊,陳飛也是不由得一陣惡寒。

伊正凱此刻真的是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早知道是這樣的結局,自己怎麼也不會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