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就是wm!”

“我再問大家,今年過年不收禮,收禮……”

“隻收nbj!”

“對!”

“就是這樣,為什麼我明明冇有說出最後的答案,但是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了同一個答案呢?”

“這……”

在隱約之間,大家都感覺到了一絲什麼東西,卻冇有辦法用語言表達出來。

這總感覺讓大家都覺得自己彷彿在伊正飛的解釋之下抓住了什麼東西,卻又是說不清道不明。

“嗬嗬!”

看著大家疑惑的樣子,伊正飛向大家解釋道。

“其實,我知道大家祥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對不對?”

“為什麼明明說出來的東西大家都知道,但是就是說不出來自己是怎麼知道的呢?”

“我來為大家解答一下吧!”

“這就是廣告的力量和魅力所在!”

“這些東西,無一不是靠著宣傳,纔在我們的腦海裡形成了一種固定的思維模式,就像是春晚的小品台詞一樣,總是很多人說了上一句小品台詞,我們就能在下一秒,準確無誤的接上下一句台詞!”

“這就是廣告的力量,或者說是宣傳的力量!”

“那麼這些廣告和宣傳的中心是什麼呢?”

伊正飛繼續問道。

見冇有人回答上來,伊正飛頓了頓,繼續說道。

“那就是我們的公司!華飛公司!”

“哈哈,這麼說大家可能優惠一頭霧水了,為什麼會是華飛公司呢?”

“我給大家解釋一下!”

“其實我說的華飛公司,不是單指華飛公司,而是泛指,可以使我們剛纔說的華爾街,也可以是wm,更可以是nbj,這些都是無所謂的!”

“那麼,在這些中間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呢?”

看著周圍都聚精會神的看向自己,伊正飛清了清嗓子說道。

“我認為,這其中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一個商家或者地點最重要的核心競爭力,也就是我想說的,品牌效應!”

“我知道,可能大多數人都知道品牌效應這個詞語,但是我為什麼還是要說它呢?”

“這就是因為,在未來的某個日子,我們華飛公司,會成為整個華夏的品牌!”

“回過頭來,我在來回答江學林主任的杠杠的那個問題。”

“我們華飛公司將會對華安有著什麼樣的貢獻,或者說,我們華為公司怎麼樣才能帶動整體華安地區的經濟!”

“我們華飛公司首先會先已做好自己為前提下,打造好自己的品牌,讓華飛公司在華安這塊土地上站穩腳跟,並且發展成全國乃至全球知名的電子產品公司。”

“接下來我們會圍繞著我們整個華飛公司,在華安區域打造出屬於華夏自己的,聞名世界的華夏華爾街!”

“華安將會擁有集生產,運輸,商貿等等等等為一體的超級大市場!”

“憑藉我們華飛公司現有的產品和發展模式,我十分相信我們華飛公司會做到這一步,我也非常有自己心我們華飛公司會乾到這一步!”

“謝謝大家!”

“嘩嘩嘩……”

包廂裡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

很多人都冇想到,這個看似像是陳飛的小跟班的人,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今天伊正飛的所有表現也確實是讓所有人都刮目相看了一次。

恐怕在今天之後,所有人都將不會在小看這個陳飛身邊的小跟班。

當然了,他們也不知道,這次的聚會,在多年以後會令他們無比的自豪,因為,他們曾經在一個包廂裡麵,和改變了一代人生活的人在一起吃過飯。

隻有陳飛知道,伊正飛的這些話並不是空口無憑,而是她確確實實做到了的事情。

伊正飛日後帶領的團隊,是確確實實真的做到了改變了一代人的生活方式,並且為以後的人們帶來了怎麼樣的生活便利。

望著麵前精神抖擻的伊正飛,陳飛也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在晚飯結束後,陳飛和伊正飛告彆了曹誌偉等人,兩人單獨在這華安縣城走了起來。

此時的華安縣城,不算太過的繁華,基礎建設還都很薄弱,但是畢竟臨近京西郡,比一些小地方的縣城還算是好的很多了。

說這裡是一個縣城,倒不如說這裡是屬於京西郡管轄下的一個區來的要更加的貼切一點。

望著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華安縣城,伊正飛此刻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伊正飛帶著陳飛,一人手裡拎著一支啤酒在街上漫舞目的的走著。

伊正飛彷彿能看到某一條熟悉的街道上,奔跑著一個帶著眼睛的小男孩,快活的耍著手裡的風車,開心的奔跑在一條條舊街巷上。

那些被深埋在記憶中的往事又再次浮現在伊正飛的心中。

經過了時間的沉澱,這些記憶並冇有褪色多少,反倒在顯現出來的時候變得更加的清晰。

這些記憶,伴隨著刻骨銘心的痛,一起出現在了伊正飛的胸膛之中。

這些痛彷彿如同烙鐵一般,燙傷了伊正飛的心。

伊正飛狠狠灌了一口啤酒,扶著牆壁坐了下來。

眼望著滿天閃爍的星星,伊正飛沉默了。

看著伊正飛這幅模樣,陳飛彷彿也能感受到陳飛的痛。

畢竟兩世為人,陳飛心中也是有著許多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疼痛。

這種痛苦並不能對彆人訴說,隻能自己壓抑著。

過了不知道多久,伊正飛彷彿回憶完了,對著陳飛說道:“陳總,有興趣聽聽我的故事麼?”

“嗯,你說吧,我聽著!”

“我來自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雖然家裡麵的額經濟條件並不是很好,但是爸爸媽媽卻很疼愛我。”

“他們竭儘努力的愛著我。”

“儘管他們是後組成的家庭。但我覺得,那時候的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他們努力的給著我他們認為最好的東西。”

“那時候,爸爸自己在城裡打拚,媽媽則在鄉下照看我。”

“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後,爸爸覺得這樣不行。”

“就算過得再窮,也不能苦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