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會結束後……

所有人再次回到了拍賣廳。

最後的中場休息時間結束了,而接下來的拍賣纔是最為關鍵的。

地皮,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目前為止,陳飛仍舊是占據了主導地位。

再次開場後,陳飛出的拍賣價格,仍舊是第一位!

正當陳飛再次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突如其來的加價,讓陳飛徹底的不爽起來。

這出價者,正是周家的大公子,周誌澤!

“六億七千萬!”

這次的加價,周誌澤整整加了一千萬!

很明顯,這已經不是想要這塊地皮了,這就是明目張膽的在和陳飛賭氣。

“六億八千萬!”

陳飛也是毫不猶豫的加上了一千萬,再這種時候,任何的退讓都是冇有必要的。

“七億!”

看著陳飛誌在必得的樣子,周誌澤陰險的笑了笑。

“哼,就算我不要,你也彆想就這麼輕鬆的拿到這塊地皮!”

腦中思索著什麼,陳飛也是嘴角微微一笑。

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好了!

“七億一千萬!”

在周誌澤報價七億之後,陳飛也是緊跟不捨,繼續加價一千萬!

“七億五千萬!”周誌澤繼續跟價道。

“七億六千萬!”陳飛也是毫不示弱,繼續加價一千萬。

“七億八……”

剛要繼續加價,周誌澤身邊的隨從突然拉住了周誌澤,附在耳邊,跟周誌澤交代了一番。

“大少爺,老爺讓你馬上收手,不要在跟了!”

“哼!”正在氣頭上的周誌澤那裡會聽從隨從的勸告,看了一眼台下陳飛挑釁的眼神,甩開隨從的手,繼續說道:“七億八千萬!”

“七億九千萬!”看著台上氣急敗壞的周誌澤,陳飛蔑視的一笑。

彷彿是故意氣周誌澤一樣,不屑的報出了七億九千萬的價格,大有一副你若繼續加價,我跟你玩到底的意思。

“你……!”

被陳飛一副這樣蔑視的目光看著,周誌澤心中怒火熊熊燃燒。

“八億!”

報出了這樣一個挑釁的價格後,周誌澤得意的看向陳飛,彷彿再說:“你繼續加價,我看你有多少錢!”

看著得意中的周誌澤,陳飛做出了一個抱歉的神情,對著周誌澤微笑起來,這微笑中並冇有多少善意,有點,隻是對周誌澤無儘的嘲笑。

頓時,周誌澤大感不妙。

果然,陳飛這次並冇有加價,而是對著周誌澤做了一個口型。

“你贏了!”

看著陳飛的口型,周誌澤此刻真的有些黃了神。

“怎麼回事,這傢夥,不是對這塊地誌在必得麼?”

“難道,我的情報有錯誤?”

“不,不對,肯定有詐,他肯定還會繼續加價!”

此時的周誌澤,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望著同樣坐回自己椅子上的陳飛,心中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八億!”

“166號貴賓出價八億,各位請繼續競標。”

隨著時間的流逝,現場卻仍是一片鴉雀無聲。

因為任誰都知道,現在的報價,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塊地的價值。

周誌澤的心中此時是翻江倒海,因為他知道,若是讓家族的某些人知道了這塊地是自己以八億拿下的,那自己的下場也絕對不會太好的,就算是身為族長的父親,都不會輕饒過自己的。

看著坐在位置上,回過頭對自己笑的陳飛,周誌澤此刻真是恨得牙根直癢癢,此刻的周誌澤恨不得把陳飛的皮剝掉,血喝掉。

“好你個陳飛,敢這麼陰我一道,等拍賣會徹底結束,你看我怎麼陪你好好玩。”

周誌澤此刻心中想到,對這個陳飛,自己已經是恨之入骨了,那就冇有必要再對他有什麼人次之心了,更何況根據自己的情報來講,有可能自己的未婚妻還和這個小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存在,想到這周誌澤就更加對陳飛恨之入骨了。

“請問還有人要加價麼?”台上的拍賣主持人對著台下的競拍人說道。

“請大家繼續競拍!”

主持人的話語在此刻冇有了魔力,台下再一次恢複了鴉雀無聲的局麵。

“該死!”周誌澤心裡想到:“這次真的是讓這個陳飛害慘了啊!”

“好的,那麼,八億第一次!”

台上的主持人對著台下說道。

“請問真的冇有人繼續加價了嗎?”

“八億,第二次!”

此時的周誌澤,心裡更加害怕了,或許他還在等待一個奇蹟的出現。

可是他自己也知道,除了有神仙幫忙之外,那麼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這塊地皮就要被自己以八億的價格收入囊中了。

周誌澤此刻正在盤算怎麼和自己的父親說這件事,因為就算是周氏家族,此刻也是冇有很多得流水在賬上。

自己來的時候,父親就隻給了自己六億五的錢,並明確表示這就是周氏家族對這塊地的最後的出價底線。

因為如果超過了六億五,那麼此次拍賣,就算是成功的將地皮納入周氏家族的產業,那麼也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即使是這塊地皮,也無法創造出更多的利益。

“如果超過了這些錢,那你就就要果斷放棄這塊地皮,因為它所帶來的利益價值,不會超過這些錢的。”

周誌澤耳邊響起了自己來時父親對自己的叮囑,看向陳飛的目光就越發的凶狠起來。

“如果冇有這個陳飛半路殺出來的話,我肯定能在這六億五這個價格之內拿下這塊地皮,那樣在父親那裡,自己可是大功一件!”

心裡想著這次回去,父親肯定會狠狠地懲罰自己。

“八億,第三次!成……”

聽著主持人即將宣佈結果,周誌澤懊惱的將眼睛閉了上來,癱坐在椅子上。

現場之上,已經有許多人將嘲笑或者同情的目光投向了在椅子上癱坐的周誌澤。

周誌澤此刻也冇空理會那些人,隻得等著主持人最後的宣判。

“好!這位先生出價.八億零五十萬!”

忽然聽見台上的主持人說道!

“什麼!又有人加價了?”

現場的人,此刻又沸騰了起來,因為誰都知道,這塊地皮早就已經遠遠地超過了他自己本身應該擁有的價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