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宴會

-

陳飛不在意其他人怎麼樣看,反正對他來說,他想要的東西是怎麼都要得到的,尤其是有些東西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他都是會知道,這就是先知者的好處了。

當然,陳飛也是不可能會是將這些事情告訴其他人,因為這樣的情況下,那是有可能會導致自己這邊賺不到多少錢,自己這邊也是有可能會是出什麼樣的情況。

這也是會出現一些很是不合適的事情。

隻是伊正飛有一些不明白的看著陳飛問道:“你這樣折騰的話,那也是有可能會是虧本不少吧?”

儘管這樣的事情不是什麼樣的大事情,但是陳飛這樣的操作是讓人有一些看不明白的了。

當然,他是很清楚陳飛這不是什麼意氣用事,要是真的是這樣的情況,陳飛都是不可能會是這樣操作的了。

聽到這話,陳飛卻是笑著說道:“這事情該怎麼樣說呢?我是已經看明白了不少的事情,還有就是有些東西暫時的吃虧,那是不代表什麼樣的情況,我們都是要有足夠的自信。”

伊正飛都是已經想明白了,陳飛這肯定是知道了其他人不知道的訊息,要不然不可能會是這種情況。

當然,就是因為這樣的事情,這邊纔是更加的詭異了。

因為他都是感覺到,這邊有什麼樣的問題,那都是凸顯出陳飛的牛逼哄哄啊。

陳飛倒是冇有想那麼多,他是笑著說道:“今晚的宴會是在什麼時候啊?”

這纔是真正的大情況,這個宴會要是冇有弄好的話,自己這邊都是有可能會有什麼樣的麻煩。

主要是因為大家都是想要和陳飛見麵,還有就是彼此都是要合縱連橫的了。

要是這些基本的事情都是冇有去做,那是肯定有一些事情,至少在周圍的人看來,陳飛也是一時間運氣好的了。

這事情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儘管陳飛不在意那些傢夥的眼神,甚至都是不在意一些傢夥的目光,但是大部分的傢夥都是知道,那就是一旦有人認為陳飛這邊是有機可乘的時候,那是有可能會是導致一些人對陳飛群起而攻之的。

這種操作是有可能會直接讓陳飛這邊步入絕路,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當然,這些事情都是最壞的情況,陳飛這邊冇有出現什麼樣的大不識趣,那是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聽到這話,伊正飛都是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一切都是已經安排好的了,你都是不需要擔心,這邊的事情也是很簡單的情況。還有就是有什麼樣的問題,我們這邊都是會操作好的了。”

陳飛也是閉著眼點了點頭,因為他是知道麵前的傢夥是有本事的人,隻要冇有什麼樣的錯誤就可以的了。

在夜晚宴會開始的時候,伊正飛是有一些好奇的了。

很多的傢夥都是包圍著陳飛。

“這個就是陳飛老闆,真的是年輕有為啊,尤其是這個魄力是真的讓我另眼相看的了,我當時都是還以為那一塊地都是有可能會是到其他人手上的了,但是我是怎麼都冇有想到,他會是這樣的利索的了。”

“這樣的事倒是真的特彆的有意思了,要是一直都是這樣的情況,那是有可能會是改變許多人的一些意見和想法吧?”

“我是感覺到,這纔是我們這邊真正應該看著的情況吧?陳飛先生,真的是很無敵的存在啊?”

“我也是感覺到,陳飛先生這樣的傢夥是有可能會是直接開創一個商會一樣的存在了。要是以後你想要真正這樣自立門戶的時候,我也是希望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的了。我也是一直都是對你這邊很是有仰慕的。”

“陳飛先生,我是大發商會的人,要是你這邊有興趣的話,我也是想要和你這邊合作,不知道這樣的事情可以嗎?我們這邊都是人才濟濟,有諸多真正的業界大佬,這樣的事情若是真正操作起來,那都是可以的吧?”

“大兄弟,這樣的事情也是可以去看看吧?”

“我們都是在這邊一起合作一下?”

一個個都是很熱情的看著陳飛說道,他們都是各種話語都是有,但是最多的傢夥都是想要拉攏陳飛在自己這邊的勢力。

實際上,每一個商人都是有自己的勢力範圍的,這樣的事情都是很正常的情況。

要不然,那都是有可能會是被人給聯手做掉的了。

順我者生逆我者死,這樣的事情是有一些言過其實了,但是真正仔細計較起來的話,這些事情還是有可能會出現的。

尤其是一些商會的情況,那是更加有可能會冒出來。

當然,眾人都是已經和陳飛這邊溝通的差不多了,一個個都是已經知道陳飛是什麼樣的意思,那就是大家想要合作,他是來者不拒,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合適。

主要是有合適的情況,那就是可以直接給走最高的通道了。

眾人都是有一些怪異的情況,因為他們都是冇有想到,陳飛這邊會是這樣好說話的。

這是真的有那麼大的資本,還是想要展現一下肌肉呢?

不管是哪一個情況,那都是讓人有一些佩服的了。

至少對他們來說,他們是冇有辦法做出這樣的事情。

尤其是現在這邊的情況,那是更加的有一些說不出來的滋味了。

伊正飛看到那麼多人包圍之中的陳飛,他也是忍不住歎息起來了,他在之前也是還擔心陳飛有一些不適應這樣的情況,但是現在纔是發現,人家陳飛都是對這樣的事情遊刃有餘。

不過仔細想想,這樣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操作了。

要是那麼牛逼哄哄的大佬,麵對一些小事情都是還會緊張的話,這不是在扯淡一樣的事情嗎?

反正在他看來,這些事情是毫無壓力的了,誰都是不需要有什麼樣的問題。

當然,遠處也是有一些人坐著看著陳飛,他們的眼神都是有一些嘲諷的感覺。

似乎是很不喜歡陳飛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