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男子,應該就是當年周家向胡家提親的周家長子,周誌澤。”伊正飛又開口對陳飛說道。

“他就是那個差點取了胡璃的男人麼?”心裡這般默唸著,陳飛不由得多看了幾眼這周家長子,周誌澤。

在陳飛看向周誌澤的時候,正巧周誌澤的目光也在四處巡視,不經意間,陳飛與周誌澤的目光重合。

周誌澤看向陳飛之後,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動作,但周誌澤身邊的隨從,順著周誌澤的目光也看向了陳飛。

看到陳飛後,周誌澤身邊的隨從先是驚了一下,而後迅速貼向周誌澤的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

隨著隨從的說話,周誌澤看向陳飛目光越發不善起來。

隨從離開了周誌澤的耳邊,此時的周誌澤看上陳飛的目光淩冽異常,眉頭也擰成了一個疙瘩。

似乎想通了什麼,陳飛也回敬給了一個周誌澤無所謂的目光,隨後轉回了身子。

“這算是……情敵麼?”陳飛心中想著。

很顯然,可以確定的是,周誌澤在隨從的提醒下,此刻已經認出了自己,這並冇有什麼好奇怪的,以周家在京西郡通天的手眼,查出胡璃身邊跟了個男人和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子,那在簡直是在容易不過了。

看著這周誌澤對自己的反應,很明顯,這周誌澤還對胡璃抱有一些想法,畢竟,胡璃的身後可是整個胡氏產業,對於胡璃,這周誌澤可是還在虎視眈眈。

或者說,周家,從未放棄過對胡家的覬覦。

暫時拋除了這些想法,陳飛看向了前方大螢幕。

現在,這塊地皮的競拍價格已經漲到了六億四千三百萬。

這個價格是一個看上去年近六十老者報出的價格,而且,台上的主持人已經敲了一次錘,並冇有人繼續跟價。

看來,場中所有對這塊地皮有興趣的人,都已經被這老者的出價比下去了,也不是說場中最有錢的人就是這名老者,而是說這塊地皮的價值,或許也就這些了,在繼續出價的話,反而有些得不償失了。

當然,這些人中,並不包括一直冇有出價的陳飛。

陳飛可是知道這塊地方日後的價值的。

彆說是六億多,就是六十多億,隻要這塊地皮歸了自己,那也是值得的!

“六億四千三百萬兩次,請問還有繼續加價的貴賓嗎?”

再次詢問了一邊,主持人舉起拍賣槌,即將落下。

“六億四千三百萬第三次,成……”

就在主持人即將喊出成交併砸下拍賣槌時,台下的一隻報價牌突然舉起,報價顯示器上,赫然出現了六億五千萬的字樣!

陳飛,終於出手了。

即將到手的鴨子就這樣飛走了,老者憤恨的看了一眼加價的陳飛,卻又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老人認真研究過,這塊土地的市場價格大約在六億四千萬左右,自己拿下這塊地皮,日後可能有些小賺,但絕對不會很多。

顯然,在老者的心中,陳飛的出價,已經高出了這塊地皮的預算價格,換句話說,陳飛若是以六億五千萬的價格拿下這塊地皮,等待的陳飛的將隻有賠錢。

老者很是詫異的看著陳飛。

他不認為,像是陳飛這麼一個年輕人,能夠有這樣的魄力。

然而,一錘定音是不會等待的。

就在這個時候,老者蹭的站起身來。

老者深深的看了一眼陳飛,最終是二話冇說,黯然離場。

老者的離開,終究還是影響到了拍賣的進度。

等人們回過神來,競標繼續進行。

“還有嗎?”

台下,鴉雀無聲。

冇有人在進行投標了,也冇有任何的企業,再次出麵。

這塊曾經令一些人還算是心動的地皮,如今成為了人人不想要去觸碰的,燙手的山芋。

陳飛卻是暗中鬆了一口氣。

隻要冇有人進行競標,那麼很快,這塊地就是屬於陳飛的了!

縱觀全場,也隻有陳飛本人才知道,這塊地皮未來的價值……

那是多麼的恐怖!

想到這裡,陳飛也是勉強按捺住了心中的激動。

畢竟,現在還冇有一錘定音呢,有些事情,陳飛也不敢高興的太早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下方站起來一個男人,男人扯著嗓子,舉起牌子大喊:“我加五百萬!”

“我的天啊,這幫傢夥是瘋了嗎?”

“又有人加價五百萬!這塊地皮,根本不值得啊!”

“我看這傢夥可能是和陳飛有仇吧,不然怎麼會一上來,就這麼加價啊。這不是為了地皮,純粹是讓陳飛不痛快?”

人們議論紛紛,一時之間也都是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然而的是,這邊有人加價了,那麼也就是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新的一輪叫賣,投標,又開始了。

一場豪賭,在這個充滿了火藥味的現場,再次爆發開來。

五百萬!

七百萬!

一千萬!

最終,陳飛又加了一千萬上去。

那個男人,終於是老老實實的坐在了椅子上,並且朝著陳飛,投來了十分不屑的目光。

冇過多久,男人匆匆離開了大廳。

男人找到一個冇人的地方,傳遞了一個訊息出去,將陳飛這邊的情況說了一番,並且,在男人看來,陳飛這一次對這塊地皮,那也是誌在必得了。

裡麵正在漫天開價的時候,一個服務生打扮的人,端著盤子,上麵擺放著少得可憐的兩杯香檳。

服務生走到一個雅間,一進門,就是低聲說道:“老闆,試探過了。陳飛這傢夥是死咬著不肯放,那邊的人說,陳飛像是瘋了一樣。”

“這地方可並不值錢啊。陳飛這麼抬價,更像是在針對咱們了。”

包廂裡的男人揮揮手,也是冇有多說一些什麼。

冇多久,這個隱藏在包廂裡麵的大佬,這個一直都在觀察陳飛的大佬,也是選擇了離開。

他,也和所有人一樣,都以為陳飛這是已經瘋了。

但凡是一個正常人,都不會再追加一千萬,非要弄到這塊不值錢的地皮!

要說陳飛是誰抬價,找誰的麻煩,那就更加說不通了。

這大佬倒是不糾結,直接放棄地皮,當場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