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陳飛先生嗎?”

“你好,我是陳飛。”

“您好陳飛先生,我叫李倩,是胡璃小姐安排我來這裡等您的,您可以叫我小李。

順手接過陳飛搭在胳膊上的衣服,李倩在前方邊引路邊對陳飛說道:

“飛京西郡的私人飛機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起飛,請問您還有什麼要安排的嘛?”

“冇什麼了!出發!”

“好的!”

飛機機艙內,伊正飛躺在自己的休息艙內早已熟睡。

陳飛像是躺在自己的床上,閉著眼,想著到了京西郡之後的下一步打算。

在半朦朧之際,忽然聽見自己的身邊傳來輕輕的腳步聲,

陳飛以為是李倩來收拾水杯之類的東西,就冇有在意,當腳步聲停下之後,緊接著就傳來脫鞋的聲音。

“吧嗒……吧嗒……”

隨著兩聲鞋子落地之後的聲音,陳飛床上突然跳上來一個人,這下陳飛再也睡不下去了,剛要睜開眼睛詢問李倩是什麼意思,雙嘴就被一對柔軟堵住,眼睛也被一雙手矇住,在說不出什麼話來。

“唔……!”

心中一陣緊張,陳飛連忙用力將麵前的人推開,剛欲出聲嗬斥,豈料麵前那裡是胡璃。

麵前,胡璃這個小丫頭正跪坐在自己膝蓋上,一雙鬼機靈的眼睛望著麵前蒙圈的陳飛,嘿嘿的壞笑著!

“嘿嘿嘿嘿!冇想到吧,陳飛哥哥!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胡璃!是你這臭丫頭!你怎麼在飛機上!還……這……!”

雖然心裡還在回味著唇上那一抹柔軟,但嘴上此刻卻羞成怒道:“胡鬨!”

“哼,人家不是為了給你一個驚喜嘛~”

胡璃撅起嘴道:“還不是怕你們兩個大男人去京西郡談生意冇有意思,人家就想著來陪陪你嘛!”

“你還凶人家!哼!”

“嘿嘿!你個臭丫頭,想出來陪我玩就說出來陪我玩,找那麼多理由乾嘛!”

飛機此刻已經起飛,在對胡璃這臭丫頭說教也是多說無益,陳飛也不再怪胡璃不打招呼就絲子跟隨自己這件事了。

再說多日不見,自己也確實有些想念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了。

“呸!”

聽得陳飛這樣調笑自己,胡璃也是羞紅了臉。

“誰……誰會想你這個臭流氓!我……我是正好也要去京西郡玩,就……就勉為其難的帶上你了!哼!”

“誒呦,原來是這樣啊!”

陳飛也不戳破,繼續打趣道。

“我說呢,我隻是讓某人定兩張去京西郡的機票,怎麼就變成私人飛機了!”

陳飛用手挑起胡璃的下巴,故意將嘴靠近胡璃的耳朵說道:“原來是我的胡璃大小姐也要去京西郡玩呀?”

被陳飛用這種曖昧的姿勢挑逗著,胡璃也是心頭小鹿亂撞起來,撥開陳飛的手,一下撲倒在被子上,嬌羞的喊道。

“呸!你!你壞死了!誰是你的胡璃大小姐!呸呸呸!”

“我……我就是自己要去玩……順便帶上你的!”

“嗯!就是這樣!”

“哼!”

看見胡璃這樣,陳飛也是一陣心癢,

“哦,原來是這樣呀,那是不是胡璃大小姐迷路了呢?”

陳飛繼續打趣道。

“要不然,怎麼會有某個小可愛迷路跑到了我床上了呢!?”

“哦,對了!這個小可愛居然還是用嘴探路的,居然……”

“你你你……你閉嘴!不許再說!”

胡璃把被子整個埋在身上,害羞的說道。

“呸呸呸!你不許再提這件事情!臭流氓!”

“嘿嘿!流氓的事情都讓你乾了,我說說還不行呀?”

“呸!閉嘴!”

見胡璃有些實在不好意思了,陳飛也停止了打趣,重新躺下抱過胡璃說道:“你出來怎麼也不和我說一下呢?”

躺在陳飛懷裡,胡璃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把自己像一隻小貓一樣蜷縮在陳飛的懷裡。

“哼,我跟你說你肯定就不帶我玩了,說不定就自己去陪哪個小狐狸了!”

“嗯?我看你纔是一隻小狐狸吧?嘿嘿!”

“哼!”

“那行吧,不過我要和你說點正事!”

正過胡璃的小腦袋瓜,陳飛嚴肅道:“這次去京西郡,我真的不是去玩的,是真的有要緊的事情要做,你跟著我可以,不過千萬不能任性!”

“嗯嗯,知道啦知道啦!”

見陳飛答應帶啥上自己,胡璃搖動著小腦袋,將頭深深的埋在了陳飛的胸膛之中,“我不給你搗亂就是啦!”

看著這個讓自己冇有絲毫辦法的小丫頭,陳飛苦笑著搖了搖頭。

“也不知道這個小丫頭片子聽冇聽進去,算了,由他去吧!上次的情況,我絕對不會允許在發生了!”

稍稍抱緊了懷中的胡璃,一陣疲倦湧上陳飛的心頭。

從昨天開始到今天就冇好好休息過,此時在飛機上,剛好睡一覺。

陳飛抱著胡璃,深深睡去……

四個小時後。

“陳先生,小姐,醒醒了,飛機馬上要降落了!”

“陳先生?小姐?”

“唔……”

耳邊的輕聲呼喚,讓陳飛和胡璃同時醒了過來。

“陳先生,小姐,飛機馬上要降落了,我們即將抵達京西郡機場。”

“哦,嗯,好的,知道了李姐姐,你去忙吧。”

得知馬上抵達目的地,胡璃開口說道。

陳飛和胡璃整理好衣服穿好鞋子,伊正飛也剛好走了過來。

“你……大公子,不簡單啊,在飛機上也……”

伊正飛看著坐在床邊正在穿鞋的兩人,忍不住打趣道。

“額……咳咳,你誤會了正飛,這,這是我妹妹!出發前我打電話買機票那人就是她!”

尷尬的清了清嗓子,陳飛對伊正飛說道。

“哦,對了,妹妹,給你介紹一下,他叫伊正飛,就是我這次要辦公司的合夥人!”

“你好!胡璃。”

“你好!伊正飛。”

二人握過手後,陳飛再次解釋道:“嗯,你不要誤會。”

在漏出了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之後,伊正飛對陳飛說道:“剛纔有空姐叫我,說是快到了,咱們準備一下,等下下飛機吧!”

“嗯!”

三人來到飛機的會客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