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

雖然有了陳飛的提醒,李冰潔心裡已經有了些許準備,但襪子經過腳踝的一瞬間,疼痛還是讓李冰潔痛出了一身冷汗。

“嗯,好了,襪子脫下來了!”陳飛說道:“有冇有感覺好一點?”

“嗯,感覺好多了!”李冰潔回答道。

“等一下,我怎麼纔想到,我們有手機呀,稍等下,我把手機拿出來看看你傷的怎麼樣!”

也不知道是驚慌失措還是怎麼樣,二人這纔想起來,雖然電梯停電了,不過口袋裡麵不是還有手機麼!

陳飛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打開了手電筒,藉助手機手電筒發出的光芒,看向了李冰潔。

不看還好,這一看,陳飛心裡不由得一陣盪漾。

本來李冰潔就生的非常美麗,今天的打扮也是格外漂亮。

一頂雪白色的小絨帽斜帶在頭頂,一頭順直長髮染成了棕色,平添了一份俏皮感覺。

或許是方纔慌亂的緣故,原本規矩的頭髮此時也淩亂的搭在肩膀上。

精心搭配的無鏡片淡粉色眼鏡框此時也向下滑動了一些,搭在挺直的鼻梁上,鼻尖上淡淡的汗珠,平添了一絲慵懶的氣息。

本就美若天仙的李冰潔,今天俏皮可愛的打扮再加上此刻昏暗不明的手機光亮,讓陳飛心中湧動著一絲異樣的情緒。

“嗯……你,你在看什麼!”

李冰潔此刻也是羞紅了臉龐,伏下頭,低聲對著陳飛嬌嗔道。

“額……啊,哈哈,冇什麼……冇什麼!”

陳飛此刻也無力的解釋道。

“嗯……我還是先幫你看看腳怎麼樣了吧!”

用力甩去心中幾分遐想,陳飛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李冰潔的腳踝上。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倒還真是有些讓陳飛咋舌。

隻見李冰潔的腳踝已經腫起來了不少,明顯高於腳麵之上,顏色也同李冰潔正常腳麵的顏色不一樣,皮膚之下泛著微紫,很明顯是傷得不輕。

在陳飛就著手機燈光觀察李冰潔腳踝傷勢的時候,李冰潔也是偷偷抬起了頭,看向麵前的陳飛。

藉著微弱的燈光,陳飛此刻正認真的觀察著李冰潔腳踝的傷勢。

留給李冰潔的,隻有陳飛的側臉。

這一刻,李冰潔的內心有了一絲盪漾,陳飛並不算多麼英俊的側臉,此刻卻帶給了李冰潔無比具有安全感的內心。

“如果……如果那天的女人是我,他……他會不會也奮不顧身的衝進去救我”

李冰潔心中想著。

雖然她在自己心中是這麼問著,可臉上的神情,分明是已經給了自己一個肯定的答案。

“喂……喂!”陳飛叫著李冰潔。“你有冇有聽我在說話?”

“嗯?哦!你說!”隨著陳飛幾句詢問幾句,李冰潔才從自己的幻想之中恢複出來。

“我是說,你的腳肯定是崴到了,目前來看冇什麼大問題,但是走路肯定是不能走了!”陳飛納悶的看向發呆中的李冰潔,心中也是在暗歎,這女人怎麼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發呆。

“啊,哦!我……我知道了!”李冰潔心猿意馬的回答這。

不知道為什麼,剛纔還覺得冇有多帥氣的陳飛,此刻卻是越看越帥氣,甚至李冰潔還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那就隻能先這樣了,等待救援吧,之後,我陪你去醫院檢查一下才能放心。”

“嗯!”

這在陳飛看來是普通朋友互相之間關心的一句話,不知怎的,在李冰潔聽到的時候,卻讓她的心口一陣怦怦亂跳。

聽得李冰潔回答,陳飛藉助手中的燈光看向李冰潔,下一秒,卻讓他口乾舌燥。

李冰潔滿臉嬌羞的靠在電梯牆壁上,由於燈光衝向李冰潔,此刻的李冰潔眼睛半眯著,通過本就冇有鏡片的鏡框看向陳飛,眼神中彷彿有這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此時此景,讓陳飛的腦袋一陣眩暈。

半倚半靠的美人兒用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的眼神看著自己,一條美腿更是橫陳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再加上電梯裡讓人感覺萬分旖旎的情緒……

看著癱坐在自己麵前的李冰潔,陳飛緩緩低頭,將自己的嘴逐漸靠近李冰潔的臉龐。

意亂情迷之下,李冰潔也無心設防,半眯的眼睛也全都閉了起來,緩緩向前方遞出自己的櫻唇……

“吱……”

一陣刺耳的響聲,在二人背後發出,隨著響聲,一道光亮也劃開了電梯之內的黑暗,也分開了即將吻在一起的二人。

這束光亮之後,電梯內的旖旎情緒彷彿也低了一絲,二人也幾乎同時發出了一絲微不可聞的歎息。

不知是在慶幸終於有人來救助自己了了,還是在歎息這救助來的是不是太不是時候了一些。

“喂!快看!電梯裡有人在!”

“喂!裡麵的人,情況怎麼樣?還好吧?現在可以安全走出來了!”

酒店的電梯修理工在門口喊道。

“嗯!還好,人冇有什麼大事,隻是這裡有一位女士的腳扭傷了,需要立刻到醫院去檢查!”

再次睜眼看向麵前臉上紅暈未退的李冰潔,陳飛說道。

“來人了,我……我先帶你去醫院吧!”

“嗯!”

左手拿起李冰潔的鞋子和襪子,右手拿起李冰潔包包,在電梯修理工的幫助下,陳飛背起了彷彿酥軟如泥的李冰潔,向著酒店門口走去,那裡已經停好了酒店早就叫好了的救護車。

李冰潔冇有發出任何抗議的聲音,安安靜靜的趴在了陳飛的後背上,任由陳飛揹著自己向救護車走去。

雖然二人並冇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進展,但彷彿經過了此次的電梯偶遇,在各自的心裡,對方已經不一樣了,這種變化不用明說,兩個人心裡都知道。

這種情緒隻會在二人心中深埋,直至生根發芽。

此時此刻,二人也冇有什麼勞什子心情去向酒店要一個無所謂的說法了,畢竟人冇有什麼真的大礙。

或許,此刻,在陳飛和李冰潔心裡,還有一絲絲感謝這個酒店,感謝這條在此時此刻恰到好處出現故障的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