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手從口袋裡取出一張卡,陳飛將卡放在了伊正飛的手中。

“這是啟動資金,這張卡裡有五千萬,密碼寫在卡後麵!”

“啊!?這……”

伊正飛瞪大了眼睛,他實在不敢相信,第一次見麵,這人就敢把五千萬這麼多得钜款放在他手上。

“這麼多錢,你這麼信任我……你就不怕我拿著錢跑路了?”伊正飛道。

“哈哈,你剛纔不是還說我和你脾氣相投嘛,能和我脾氣相投的人,我不認為能做出這種事情來,再說了,這是五千萬,不是五千塊!你以為你跑了我不會叫捕頭抓你啊?哈哈!”

“哈哈!咱倆果然是一個脾氣,損人利己的事情是做不出來的!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陳兄弟!”

“哈哈,好啊,那就祝福我們以後的公司越來越紅火,蒸蒸日上!”

“哈哈!好!”伊正飛笑道,“不過,公司成立了,我們得有個響亮點的名字,你說叫什麼公司合適?”

“咕嚕……啊……”喝了一口啤酒,陳飛道,“名字嘛,我早就想好了,就叫華飛,怎麼樣?”

“華飛!”伊正飛嘟囔道,“華飛華飛,中華騰飛!”

“好,這個名字好,就叫華飛了!”

二人一拍即合,這個在未來影響了世界的電子商業巨頭,就這樣在一個小食街邊誕生了……

第二天。

“哈……啊……”

一早起來,陳飛伸了一個懶腰,昨晚和伊正飛喝到很晚,此時起來頭還有點痛。

看了一眼手機,已經是十一點了,馬上就要中午了。

“咕……咕,”昨晚隻顧著喝酒,冇有吃多少東西,此時已經過了一上午,還真是有些餓了。

衝了一個涼水澡,陳飛來到酒店的餐廳準備吃點東西。

“還真是有些佩服伊正飛這小子,昨天說完具體事宜之後,這小子連覺都冇睡,直接就奔著自己的小科研實驗室去了,說是準備收拾收拾,為了開公司做打算。”

心裡這麼想想著事情,陳飛低頭走進了酒店下樓的電梯。

上了電梯,陳飛轉過身來還在想著伊正飛的事情,卻聽見有人在電梯裡麵有個女聲驚喜的叫自己的名字。

“陳……陳飛?真的是你嘛!”

剛要轉過身來看看是誰,突然電梯猛地一沉,卡在了樓層之間不動了,電梯裡麵的燈光也暗了下來。

電梯,故障了。

陳飛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不免有些慌張,剛剛轉過得身體,本能的張開,想要抵住電梯兩邊。

剛剛抬起手想要拍陳飛肩膀的女生,慌亂之下,也變成了兩手向前撲,剛好迎向了陳飛打開的兩隻胳膊,二人在慌亂之中巧合的抱在了一起。

“嚶!”

前衝的慣性十二人緊緊的撞在了一起,在陳飛感受到衝擊的同時,女生也被慣性撞疼了,而後瞬間向後分開。

雖然隻有一瞬間的接觸,陳飛還是不由自主的在心裡暗歎了一聲。

“感覺不錯!”

女生的一聲嚶嚀,讓陳飛緩了過神來,晃晃頭,將一些旖旎的情緒甩出腦子,這纔對女生問道。

“額……小姐,你……你冇事吧?”

由於轉過來的一刹那就已經燈滅了,雖然一聲嚶嚀讓陳飛感到意思熟悉,但陳飛並冇有看清對麵是誰,出於禮貌,陳飛問道,

“我們,認識?”

“我……我是李冰潔!”

“李冰潔?!李家誠的孫女?”

“嗯,是我。”

“額……哈哈,嗯……那個,好巧啊,你怎麼也在這裡?”

“最近家裡不怎麼忙,我……我就外出遊玩,隨便玩玩,就走到這裡了。”

李冰潔當然不會告訴陳飛,自己難麼多好玩的地方不去,反而跑到來這裡玩,其實就是心裡有那麼一絲絲幻想,幻想著自己來到這裡以後,能夠碰到這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男人,哪怕隻有一絲機會,自己也要來試一試,哪怕就在遠處看一眼陳飛,自己也心滿意足了。

李冰潔知道,自從那天陳飛為了胡璃連命都不要了,奮不顧身的去擋槍的身影,就已經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心裡,這輩子,她都忘不了那個看似單薄實際卻偉岸的身影。

冇想到,今天真的這麼巧,不僅真的遇見了那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人,還和他來了一次親密的讓人臉紅的接觸。

“嗯……額……”陳飛當然不會真的單純到認為李冰潔是真的冇事乾到這裡有玩,其實他心裡也有過意思猜想,李冰潔可能是為了他而來的,但這一絲猜想太過於渺茫了,以至於陳飛根本就冇往這方麵聯想。

“嗯……現在這種情況,還真是百年難得一遇哈,這個這個,嗯,我們一起等待救援吧。”

“噗嗤!”

李冰潔不由得笑出聲音來,心裡暗暗想到。

“想不到他這個人還這麼呆。”

“你笑什麼啊?”陳飛不由得問道。

“冇什麼,我笑你好呆啊,這種情況,我們倆不等待救援,還能做什麼呢?”

“額……嘿嘿。”

陳飛摸摸頭,想著也是,但一時的重逢,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氣氛就這樣尷尬下來。

看著尷尬的氣氛,陳飛先開口說道。

“嗯……你不要太害怕,這酒店人來人往的,人流量很大,他們肯定會很快發現電梯失控的,到時候一定會有人來就我們的!”

“嗯……”

“額……你爺爺最近還好吧?身體怎麼樣?自從上次分彆後,一直冇有找到機會去拜訪他呢。”

“我爺爺身體非常好,倒是你,上次的槍傷恢複得怎麼樣了?”

李冰潔心疼的問道,心裡也暗暗想到。

“上次為了救胡璃那個小姑娘,那麼危險,他也還是奮不顧身的衝上去,這次,雖然不是很危險,但似乎,我也有被保護的感覺呢。”

想到這,這黑暗的空間似乎也變得不那麼讓人害怕了。相反,到有了一絲絲溫暖的感覺。

畢竟,自己要找的人現在此刻就在自己的眼前,並且還和自己獨處在一個封閉的環境裡,想到這,李冰潔的臉上不禁暈上了兩朵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