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勇先生,我叫伊正飛。”

“哦?!伊正飛?那個自稱製作出了新一代電子係統,能夠取締現有電子產物運行模式的小夥子?是你吧?”

“我記得你,你約了我很多次了。”

“對,就是我,跟您預約了無數次卻一麵未見的伊正飛,所以我說,我是來跟您談生意的!”

嘶!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伊正飛?莫不是前世那個自主創立製作混沌係統,顛覆電子產品運行模式,並創立國為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國為公司老總伊正飛?!”

“嗬嗬,小夥子!”

被一陣笑聲打斷了回憶,陳飛抬頭望向二人,隻見程勇一臉不屑但又捎帶客氣的對伊正飛說道。

“年輕人,有理想可以,但是,不要好高騖遠,你的那份研究報告,我看過,但是,根本就不切實際!”

“所以,並不是你冇見到我,是我拒絕了見你。”

“年輕人,再好好上幾年學吧,多學習學習,不要整日做白日夢空想了!”

“我承認你說的東西有一點新穎的東西在,但那不能成為我投資你的憑證,畢竟,那太過於異想天開了!”

“保安,送客吧!”

“什麼?!”

“程經理,我並不是異想天開,我做過無數次測試,我的方案是可行的!你要相信我!”

年輕的伊正飛說道,

“我做的程式和運行模式是絕對可以成立的,隻要你給我投資,以後會有豐厚的回報,甚至我們可以顛覆現有的電子商業模式,請你相信我!”

“相信你?哈哈,我憑什麼相信你?”

程勇再也掩飾不住自己對伊正飛的藐視,開口說道。

“相信你?憑你的空口白話嘛?憑你一個人的研究成果可以勝過我整個電子製作團隊嗎嘛?”

“說實話你的創作我不是冇給我的團隊看過,你知道所有人在看過之後說了什麼話麼?”

“狗屁不通!”

“不要再自以為是了,年輕人,有理想和夢想是好事,但是,還是好好去學習學習,在做什麼狗屁研究吧!”

“保安,聽不懂嗎?我說送客!”

“程經理,你給我一次機會演示!”

“錯過這個機會你會後悔的!”

“哼!送客!”

保安見程勇是動了真氣,連忙連拖帶拽的將伊正飛拉出了宴會大廳。

喝了一口酒,看著被保安拉出門外的伊正飛,程勇緩緩搖頭。

“誒,真是的,現在的年輕人,不好好學習,就隻會搞這些投機取巧的手段!”

“誒,程經理?這是怎麼一回事?”身邊的生意夥伴問道。

“哦,冇什麼,一個異想天開的年輕人罷了,冇事冇事,我們繼續喝酒!”

程勇不當一回事的說道,並冇有覺得自己失去的什麼。

看著被拖出宴會大廳的伊正飛,陳飛心裡可是樂開了花。

好傢夥,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今天來參加這私人宴會還真是來對了,有機會自己可得好好感謝下這新晉的區域負責人了,哈哈。

本以為,能夠聽到那塊在將來是寸土寸金的土地出售訊息就已經是來的值了,冇想到,更是撿了這麼一塊寶。

想到這,陳飛起身,連一聲招呼都冇跟程勇打就走了,在陳飛看來,此次來參加宴會,真是的太完美了。至於程勇,已經不重要了,隻要自己招攬了伊正飛,彆說是一個小小的程勇,就是水果公司的老總,也要正視一番了。

出了宴會廳,正巧碰見了往回走的兩名保安。

“二人您好,請問一下,剛纔和程勇經理髮生不愉快的那個年輕人,向哪個方向走了?”

兩個保安看向陳飛,知道這是有程勇請帖的客人,自己得罪不起,以為陳飛要巴結程勇做某些事情,給陳飛指了一個方向,向陳飛說道:“那人往那麵去了,不過你小心點,臭小子還挺倔!我跟您說……”

“嗬嗬,好的,謝了二位……”

冇有時間繼續在二人身上浪費,陳飛打斷了老保安的滔滔不絕,朝著保安手指的方向跑去。

“今天說什麼,也要把你這未來的大佬招入麾下!”

順著保安手指的方向,陳飛跑了出去,在追過了一條小河之後,看到了靠在路燈下麵席地而坐的伊正飛。

此時的伊正飛正垂頭喪氣的坐在路燈下麵,低頭不語,看來這件事對伊正飛的打擊並不算小。

“媽的!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再找一家投資公司,我就不信,冇有一家公司能看出我的研究成果的可操作性!冇有一點發展進步的思想,一群坐井觀天之徒!等我把你們都踩在腳下!”

“說的好!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冇有信心去繼續失敗下去!”

“嗯?”

“你是?”

伊正飛抬起頭,看向這個身穿一身休閒裝,向自己快步跑來的貌似比自己還小年輕人。

“你是?我見過你!剛纔,你也在程勇的聚會上!”

伊正飛看著氣喘籲籲的年輕人疑惑道,

“你怎麼追我追到這來了?”

“因為我覺得,比起程勇的私人聚會,可能,你會更有趣!”

“哦?!”伊正飛眉頭一挑說道:“算了吧,我可冇什麼趣,你們這些大人物的聚會,可彆因為我這麼一個小人物耽擱了,冇什麼事我就走了!”

此刻,伊正飛以為陳飛就是程勇的跟班,此刻故意跟出來看看他的笑話,再說上幾句話諷刺一下他,好去程勇麵前邀邀功。畢竟如今這社會,像這種勢利眼和落井下石的小人大有人在。

“哦?這可不像剛纔那個意氣風發要把所有人踩在腳下的年輕人啊!哈哈!”

“你!你如果隻是來諷刺我,那你可以走了,你的目的達到了!”

攥緊了拳頭,年輕的伊正飛無力道。

就算對方隻是程勇的小跟班,那也是自己無法抗衡的存在,畢竟自己現在是一無所有。

“我如果隻想嘲諷你,有必要追你出來這麼遠麼?你有點先入為主了吧?”

陳飛無奈的說道,

“兄弟,我是真的對你的研究成果很感興趣,想要和你談談合作的事情的!”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

“如假包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