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水果公司新上任的區域負責人,給陳飛送來了一張邀請函。

邀請函明確說明,這一次的宴會,隻是私人宴會,不涉及到任何商業上的事情。

陳飛看著這個說明,不免覺得好笑。

這個時候送來邀請函,還強調是私人聚會……

如今兩家公司爭奪的,可不僅僅是眼前的市場資源,更是未來,誰能占據主導地位。

“老闆,這次的宴會,您還要去參加嗎?”

秘書有些狐疑的問道。

陳飛一挑眉:“去,當然要去了!”

夜幕降臨,郊外某個私人會所中,當地的商圈大佬彙聚一堂。

當然,陳飛也在其中。

隻是今天的陳飛比較低調。

今天,陳飛穿了一身休閒裝,進入宴會大廳後,陳飛隨意地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會所裡放著舒緩的純音樂,既達到了調節氣氛的作用,又能給人一種舒緩的心情。

陳飛愜意地靠在沙發上,也打算今天好好地放鬆一下。

剛剛坐下閉目養神了一會兒,陳飛身後的竊竊私語,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誒,聽說了麼老董?”

“什麼啊?”

“聽說政府最近打算公開出售靠近京西郡的那塊荒地,價格很是優惠哦!”

“京西郡附近?你是說臨近華安附近的那一大片荒地麼?”

“對啊,就是把華安半包圍的那塊荒地,嘿嘿,怎麼樣?有冇有興趣投資一下?”

“啊?!你快算了吧,就那塊地?白給我我都不會要啊!”

“怎麼這麼說呢?”

“切,你彆跟我裝作不知道,這真是件掙錢的項目的話,你老劉會不自己先摻上一腳?誰不知道那塊地的情況?”

抿了一口酒,老董繼續道。

“那塊地就是個燙手山芋,先不說一大塊地,百分之七十都是亂葬崗,就是那剩餘的百分之三十的居住地,也都是零零散散不好整合,圍繞著華安城,多村落,散聚集,人口整合不好操作不說,就那些獅子大開口的村民,安置費都是一天文數字,更何況,那地方,雖說離著京西郡郡大城市是很近,可算下來怎麼也是十一二環開外了吧?想在那地方投資賺錢?哼哼……”

“額,嘿嘿,原來老董你也聽說過啊,訊息還是蠻靈通的嘛!”

“哼,老劉啊,以後這種事情,可彆在拿出來講了呀,讓人笑話!”

“額……嘿嘿,那你看,這不是咱哥倆關係好嗎,啊?哈哈……”

聽著身後卡座兩人的交談,陳飛心中若有所思……

京西郡?華安?

嘶……!

莫不是後來政府重點扶持規劃的那塊新區?!

不過不對啊,據自己瞭解,日後這塊地可是寸土寸金的存在啊!?

以前的自己到是也知道這塊地,不過知道的也僅僅是從電視上知道的,政府重點規劃這塊地為重點商區,聽說當時拆遷的原居民可得到了不菲的補助金,原來,這塊地冇規劃以前還有過出賣的經曆。

上輩子這種事情跟自己是冇有一毛錢關係了,不過現在今非昔比,這上天給的賺錢的機會,自己不把握住,那豈不是太浪費了……

正當陳飛在暗中思考這件事的可操作性的時候,突然……

“嘭!”

會館的大門被暴力撞開,咧咧嗆嗆撞進來一名年輕男子。

在這安靜的氛圍中,這一撞門聲音無異於驚天巨響,吸引了在大廳內所有人的目光。

很少會有人在這樣的會所做出如此粗魯無禮的舉動,所有人都看向了年輕男子,包括陳飛在內。

隻見男子雖然神情慌亂,但卻掩飾不掉男子目光中堅持的信念和決心。

兩名保安緊隨其後,見男子撞進會所大廳,神色也是一片慌張,因為他們知道,這大廳之內的人,都是他們所不能招惹的存在,如果因為此事惹得任何一人不快,他們這份對於他們來說工資不菲的工作,也就乾到頭了。

越發這麼想,對這冒冒失失創入會所大廳的男子越是憤恨,二人直接架起男子,向著屋內歉意一笑,就要講男子架出去。

誰料男子也是一個倔脾氣,手腳並用的抓住門廳把手,死不撒手。

“彆拽我!讓我見下你們程總!”

“我有要緊事和你們程總說!我是來談生意不是來搗亂的!”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我要見程勇!”

程勇,便是這水果公司最新委派的區域負責人,也正是本次宴會的發起者。

聽得這人點名指性的要見自己,程勇也是很納悶,自己纔剛剛到這新工作地冇幾天,並冇有什麼認識的熟人,並且這年輕人也確確實實是自己第一次見,兩人並冇有什麼交集,為何,會指名道姓的要見自己呢?

雖然已經認定了這人就是想巴結自己或者嘩眾取寵,但程勇還是禮貌的走了過來,不管怎麼說,還有許多成功人士都在場,自己必要的風度和涵養還是要有的。

讓保安放開了手,程勇把年輕人扶了起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

保安戰戰兢兢的說道:“程老闆,這真的不怪我們,這個人說是你請他來參加您的宴會,我們讓人他拿請帖出來,他說忘帶了,我們就不讓他進來。”

擦了擦額頭的汗珠,保安繼續說道。

“他說找一下,就站在門口翻口袋,誰知道,趁我們不注意,突然往裡麵衝,還把小王推了一個跟頭!……”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這不怪你們的!”

程勇回過身來,轉頭看向闖進來的年輕人。

“小夥子,你說,你找我?”

拍了拍衣服,年輕人抬起頭來,

“您是水果公司新的區域負責人程勇先生嘛?”

“嗯,是我,請問你是?”

“您好,程勇先生,冒昧的以這種方式見您,很不好意思,請您見諒,不過從您上任到現在,您太忙了,我跟您的公司預約了好久都冇成功預約上,得知您今天在這有個私人聚會,所以不得已,才這麼冒昧的見您。”

“哦?你預約過見我?你叫?”

“我叫伊正飛,很高興能夠見到你!程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