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故事也是很大的情況,尤其是陳飛這邊的熱搜是怎麼都冇有辦法弄下來的了。

當然,陳飛也是冇有想將這樣的東西給弄下去。

因為大家都是很清楚,這樣的事情到底是有什麼樣的情況。

官媒都是已經直接點名了。

這是弄水果手機的少年。

陳飛是親自寫了一份東西發出來:“大家都是要珍惜自己的身體,要是小米手機,那是怎麼樣都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因為我這邊都是已經提出了隻要勤勞就可以買到手機的情況,我這邊也不是什麼**絲手機,我的手機有多麼的好,大家都是可以看到的了。我隻是想要說,便宜冇有好貨的時代也是已經過去了,大家都是要有自己的堅持和覺悟吧?”

陳飛很是直接的情況,那是直接讓周圍都是有一些目瞪口呆的感覺了。

主要是大家都是一時間想不明白,這邊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

不管是有什麼樣的問題,這些事情都是已經開始改變了。

“我就是知道這樣的情況有多麼的恐怖了。這些傢夥都是有一些喪心病狂的情況吧?這纔是多少錢,為什麼要這樣犧牲自己的身體呢?”

“我也是感覺到了陳飛的責任心了,要是換成是其他的傢夥,那是會這樣想嗎?因為陳飛這樣的情況,那是有可能會給自己這邊找什麼樣的麻煩,但是現在他依舊是這樣說,而且也是這樣做了,我今天也是真的去試探了一番,我當時在那邊說我冇有錢,我想要這樣的情況,那邊都是直接說,手機可以先給我,但是我也是要在那邊做工,真的要是冇有錢,那是可以包吃包住啊。”

“唉,這樣的事情也是極其好的情況,還有就是陳飛的手機也是已經超越了一些時代的情況,真的不是我說,你們都是可以想想,陳飛這邊的一些操作,那是有多麼的優秀了。但凡是有一點人性和良心的傢夥,那都是會感謝陳飛的了。”

“我也是感覺到陳飛真的是充滿了人性的光輝,因為他也是知道每一個人都是不容易,而且他也是給了我們一些機會,隻是有一些傢夥不願意要這樣的機會罷了。”

“好了,這樣的事情也是不需要說,反正我們都是記住一件事情,那就是這邊會導致什麼樣的情況吧?”

“我隻是有一些想不明白的了,為什麼會是有這樣的傻子將自己的身體去換手機的了。這樣的情況下,那也是有可能會一輩子在後悔吧?”

“嗬嗬,許多的時候,自己的痛苦也是自己這樣的傢夥可以熬著的了,那些普通人哪裡會是有那麼多想法啊?一些腦殘的傢夥,那是被虛榮心給弄了,我現在發現陳飛的手機和一些水果手機,那是冇有多大的差彆吧?”

“我也是感覺到好像是這樣的情況,也就是對方的係統不一樣的情況了,要不然怎麼都是不可能會是這樣。”

“說是這樣的說法,但是有些事情都是不好說的了。我是知道這個世道就是這樣的情況了,很多的傢夥都是選擇要涼颼颼了吧?”

“唉,真的是不好說,這個世道腦殘的傢夥太多了,要說有什麼樣的故事,那都是有可能會是冇有的了。”

“得了吧,不要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們都是考慮好一切吧,我也是感覺到一些媒體都是很多的新聞可以寫了。”

很多人都是在那個新聞評論起來了,但是小米也是被人給直接送上了熱搜。

儘管這些東西都是陳飛這邊的公司旗下的,但是有些事情也是要按照規矩來的。

當大家有足夠熱度的時候,許多的事情都是不一樣的情況了。

陳飛都是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有些不一樣,那就是自己這邊的熱度有可能會直接爆發到極致。

水果手機的那些國產內部人,那也是很複雜的情緒了。

因為他們都是在這邊衡量自己這邊該怎麼樣做事情。

要說道歉的話,這樣的事情到底是做錯了什麼樣的情況呢?

要是不道歉的話,那也是讓人感覺到,好像是冇有做出什麼樣的阻攔。

這些事情都是讓人有一些糾結和無奈的了。

那個公司的一些高管都是在溝通之中了。

“你們說,這樣的事情該怎麼辦啊?我也是感覺到陳飛這樣的傢夥時機都是安排的特彆的厲害,我甚至都是很懷疑,這一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陳飛這邊主導的情況吧?”

“嗬嗬,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會是陳飛主導的呢?要是陳飛這邊主導的話,我們也是有可能會是更加大的情況,況且真的要是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一旦翻船的話,那是有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這樣的事情誰去做啊?吃力不討好,那是怎麼都不可能有人做的了。”

“唉,我也是感覺到這些事情特彆的有意思,我一直都是以為這邊的情況會很簡單,但是現在看著的時候,我感覺到我們有可能會可能會被陳飛給坑死的了。我們都是不要說了,該認錯的事情就是要認錯。”

“哼,這樣的事情有什麼樣的錯誤啊?我們什麼樣的事情都冇有做錯,所以我們都是不能夠有一點含糊,這都是要死磕到底,還有就是要展現出我們公司的高傲,不能夠有一些道歉的情況,不是我說,你們表態都是這樣的情況,反正我們冇有什麼樣的錯誤,他是窮逼,所以冇有辦法買我們這樣有檔次的手機,這是他自己的事情。”

“我也是真的感覺到這樣的情況,那是很真實的了,那就是這樣操作吧?”

“好吧,那我們都是這樣操作了,這一切都是這樣來,至於其他的事情都是以後來說。我隻是希望陳飛都是要明白,有些事情都是不可能會是那麼簡單,他敢做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們都是敢廢掉他。”

很多的傢夥都是這樣嘀咕起來了,他們都是已經決定了,那就是一切都是冇有發生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