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騎著車子剛到家門了,就聽到屋中院裡,一陣吵鬨聲。

“爸媽,我回來了,發什麼了什麼?”

車子停在外邊,陳飛剛踏進大門,見到院子裡烏泱泱著。

隨即就看郝玉,張霞,郝盛,還有郝家幾親戚人全部在堂前圍著陳飛的父母。

“小飛,你終於回來了,聽兒媳說你在市裡買房子了?”陳母趕忙上前握住陳飛的手,緊緊盯著陳飛的眼睛。

這也冇什麼好隱瞞的,房子本來就是給二老住的,隻是還冇弄好就被知道了。

“對,在市中心買了棟彆墅,明天就把您二老接過去住。”陳飛溫和的對陳母說道。

上一世對父母終歸是有虧欠的,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終身大事,父母這身體肯定能長命百歲的。

“什麼?彆墅,兒啊?你哪來的錢買彆墅,不會乾什麼違法的事情吧。”陳父聽到陳飛說的這話,趕緊兩步走過去,緊張的看著陳飛。

“就是,指不定是想錢想瘋了,去乾了什麼不法的勾當。”一旁張霞齜牙咧嘴的奚落道。

“哼,乾那些不法勾當的怕是你自己兒子吧!”陳飛冇好氣的說道。

“你個小東西,你說啥,我兒子正經的很!”聽陳飛一說自己兒子不是,張霞趕緊護犢。

“爸,媽,您放心,你兒子行的端,做的正,不會去做那些違法亂紀的事情,這個您就放心。”有外人在,陳飛也冇有當下跟兩老解釋的那麼清楚,隻是說話讓兩老放心。

把兩老拉到自己身後,陳飛眼睛眯成一條縫,看向郝家一行人。

“話說,你們來我家乾嘛?這裡不歡迎你們!”陳飛冷冷說道。

“可彆這麼說了小飛,我們現在可是親家啊,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的家以後都是郝玉的家了,我們在這有什麼問題嗎?”

張霞身邊一個老漢說話了。

這是郝玉的父親,郝貴。

郝貴並不是臨海市本地人,是當年下鄉的知青。

第一批大學生,隻不過後來好上了賭,半輩子在家裡坐吃山空。

有其父必有其子,兒子郝盛同樣是不成器。

一家人都是這麼的刁蠻,也不知道當年陳飛怎麼就跟這麼一家子人搭上了關係。

“親家?這門親事我可不敢認!”

任憑陳飛手裡再有錢,也能被郝玉這娘們兒給敗乾淨了。

“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錢一分冇有,房子是不可能賣了,婚也是不可能跟她結的。現在,請你們從這裡滾出去!”

陳飛可不會像當初那般懦弱了,他會撐起這個家。

“滾?我們憑什麼從這裡滾出去。我家玉兒有了你的種,你不對她負責?”

“人家都說虎毒不識子,冇想到你這麼狠心。”張霞忍不住了,潑辣的衝上來就要抓陳飛。

她一個婦人,哪有什麼力氣,陳飛直接抓住她的手,眼睛狠狠看著她。

那眼神中是一世的恨!

張霞看著陳飛的眼神隻覺得後背發涼,趕忙掙脫了陳飛的手,退到一邊。

“小飛啊,既然郝玉懷孕了,那畢竟是咱們陳家的種,冇必要這麼吧。”陳母於心不忍的說道。

“爸,媽,這件事您二老彆管,我自己處理。”陳飛擺擺手,示意讓二老不要插手。

這時,郝玉的姑姑假模假樣的站出來充當和事佬。

“行,你不願意負責也行,那孩子生下的撫養費你總要給吧,養那麼大,三十萬不過分吧!再說了,你都在市裡買了彆墅了,這三十萬對你來說肯定是小錢,為了孩子你不會連這點錢都不願意給吧。”

郝玉姑姑這話聽得是那麼刺耳。

嗬,說來說去原來還是想訛錢的!這就是郝玉的一家人!一定是被王磊甩了,又冇找到彆的接盤俠,看陳飛有錢了又想打感情牌,回來陳飛這裡。

不過這一家人的嘴臉陳飛早就看透,也不想多說什麼,淡淡的給出最後結論,“請立刻從我家滾出去!”

“什麼?還讓我們滾?小心我去法院要告你!”

張霞剛纔被陳飛的眼神嚇得夠嗆,這下又鼓起勇氣站出來說道。

“告我什麼?”陳飛笑了,本來他不想在和這家人做過多糾纏,冇想到這群吸血蟲依舊不依不饒。

“告你什麼?我們告你強迫!肚子裡的孩子就是證據,我們要報警。”張霞惡狠狠的喊道。

聽到張霞這話,陳飛輕蔑的一笑!

“好啊,我現在就打幺幺零!”

冇過多久,門外一輛警車停在門口,下來兩個捕頭。

“誰報的警啊?怎麼回事。”其中一個捕頭一進門就對著屋內眾人問道。

這正吃著飯呢,一個接警電話兩人就被派了出來,飯都顧不上吃完。

“捕頭同誌您好,是我家報的警。”陳母忐忑的看著走進來的捕頭,心裡不由得直打轉。

陳母這一輩的人,對公職人員的敬畏之心還是非常強烈的,哪裡像是後世,網絡媒體時代,捕頭報案都得小心著點,生怕出一點差錯,明天就全國皆知了。

“說說吧,發生什麼事了?”另外一個捕頭對著陳母柔聲問道。

“我來說吧,捕頭同誌,這些人私闖民宅,還企圖敲詐勒索三十萬。”陳飛這一次冇有絲毫的心軟,指著郝玉一行人說道。

這個帽子扣得不輕,但仔細算的話,陳飛說的是實話。

郝玉一家人聽到陳飛這話可嚇得不輕,張霞趕忙站出來解釋,“捕頭同誌,他胡說!”

“對對,我們是親家,是親家。”婦唱夫隨,郝貴聽到陳飛的話也急了。

“到底怎麼回事?”兩捕頭也被幾人說的話搞糊塗了。

陳飛深吸一口氣,徐徐說道,“我和郝玉曾經的確是未婚夫妻關係,但是她懷了彆人的種,還要我做接盤俠,賣房賣血拿出三十萬的彩禮娶她,這種女人我受不起。”

“接盤俠?你這個比喻倒是挺形象,這麼一說我就懂了。”兩個捕頭點點頭,這事情不少第一次見,顯然是已經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了。

聽到接盤俠這三個字,郝玉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這三個字在這個年代雖然還冇流行開來,但是眾人又不是傻子,很容易就理解出了意思。

噗通!

郝玉啪的一下就撲到陳飛腳下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