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了拍手陳飛的臉上滿是譏諷之色。

“真是長知識了,原來這碩大的公司招人還得看你的臉色?”

“嗬嗬,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哪來的就算你是這個公司的員工但是我一樣可以開了你!”

人事部就是這麼硬氣,雖然陳飛不知道他的硬氣從哪裡來了不過顯然嚇唬住了兩個小丫頭。

就在這時一旁出來了一個女人穿著妖嬈。

“阿誠哥,人家都依你一定要讓人家進公司哦。”

那樣子差點就和胖子融為一體了。

“哎喲,這麼快就想好了我的小甜心。”

說著還夠了一下女子的下巴噁心的陳飛差點吐出來。

拍了拍女人的後邊中年男子一臉傲氣笑著說道。

“看到了麼?這就是我的能力,小丫頭隻要你跟哥那以後這公司隨便你!”

一旁的陳飛都差點驚的說不出來話了,當著自己的麵潛規則,這孩子是真虎啊!

嘴角上揚陳飛直接拿出電話打了出去。

“人事部麼?來一趟招聘大廳,我找你們,讓你們部長下來。”

掛斷電話陳飛一臉玩味的看著男子。

“喲嗬,騙術挺高級啊!還敢這麼玩你要是認識我們人事部的部長老子名字倒過來給你寫!”

本以為陳飛八成聊下狠話就走可是看著他那鎮定的樣子男子慌了。

“你,你到底是誰?”

“公司的一份子罷了,冇你厲害,你這太頂了,不知道我還以為你是公司老總呢!我都冇有你有排麵!”

聽到這話男子算是徹底慌了他就算是純傻子也知道遇到硬茬子了。

終於一陣腳步聲響起一大片人嗚嗚呀呀的乾了過來。

“部長,你來了!”

一見到正主那胖子一臉獻媚的衝了上去。

可是部長卻對他視若不見的直接朝著他身後的陳飛鞠躬說道。

“陳總!抱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說著所有人都彎下了腰一臉的恭敬之色。

“你們人事部的人好大的威風,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公司是你們人事部一手遮天了!”

見到陳飛說得這麼重男子的臉色不對了臉色鐵青的低下頭說道。

“抱歉陳總!我一定查明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人不要讓我在見到,他身後的哪怕有你也都給我查出來放在我的桌子上,要是我的人和你查的不一樣,你明白的。”

短短的一個照麵剛剛還在叫囂的中年男子就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不敢說話了。

“陳總,陳總!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啊!”

現在他腸子都要悔青了。

“留著你的對不起和其他人說去吧,給我查!凡事經他手的有一個算一個不乾淨的全部踢出去!”

現在人事部部長臉都要綠了,陳飛的言行舉止顯而易見是不在信任他了。

丟失因為這個混賬東西!

惡狠狠的盯著地上的死胖子他的心裡已經想好了無數種對策。

“帶她們倆去好好的麵試!不要帶任何的私人感情明白麼?”

說完陳飛便直接轉身上了樓。

現在他無比迫切的希望講後世的天眼係統製造出來。

也就是監控攝像網絡。

隻要有了那玩應像是今天的這兩起事情都可以很好的避免!

上了樓陳飛直接朝著馬畫藤的辦公室走去。

現在的QQ部門可是忙得要死成天無數的人在裡麵穿梭著。

QQ的規模越來越大人員也越來越多。

現在的QQ業務相當於後世的qq音樂,qq,微博,qq遊戲的集合體,當然現在可以這麼融合起來。

不過要不了多久陳飛知道就得全部拆散了。

“小馬哥,忙著呢。”

見到陳飛進來馬畫藤一下子精神起來笑著上前說道。

“陳哥,你怎麼來了?”

“問你點技術的問題,不知道你知不知道m國那邊的監控器?”

“監控器?略有耳聞,咱們公司要安裝拿東西了?”

“有這個想法,來問問你現在哪個公司的比較好。”

“國產的試試泰克吧,要是信不過的話咱們其實也可以自己做,我聽說這東西好像不便宜。”

不便宜,當然不便宜,現在的高清攝像頭在陳飛看來那就是一個笑話,也就剛剛能看清楚輪廓。

攝像頭方麵不突破這東西的質量可打不到陳飛的要求。

“嗯,我知道了。”

心裡有了底陳飛便直接回到了辦公室之中。

大手一揮又是五千萬冇有了。

“數碼公司?你怎麼想著搞這個了?”

胡璃一臉疑惑的看著陳飛問道。

前一世直到04年纔開始普及數碼相機這種高科技物品。

而且華夏的市場長期被鬆下,索尼,佳能等日資企業霸占江山。

雖然他們的起步要在很多但是陳飛相信自己隻要肯下本錢投入也一定能造出過硬的產品。

“當然,未來我們的手機還有電腦上都需要攝像頭,而且這兩年人們越來越富裕,照相機的時代恐怕馬上就要來了。”

“我們一定要把握住機會。”

聽到陳飛這麼說胡璃還有袁靜怡兩女纔算是放下心來。

五千萬扔出去了她們倆可恨是心疼。

不過有人確是嘴都樂歪了。

這段時間臨安市的招商辦現在都要樂死了,整個臨安新區那邊一天一個樣,無數的工廠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冒了出來。

真的像有的人說的那樣一個好的企業可以簡簡單單的帶動整個城市的發展。

圍繞著飛揚集團的商業圈已經初見規模了,這可都是實打實的政績啊!

不睡彆的光是03年一二季度的gdp已經要趕上了02年三個季度的gdp了。

這種恐怖的增幅讓臨安成為了整個東南省除了沈城以外經濟最發達的城市了。

無數人湧進了這個城市在飛揚集團的帶動下臨安踏上了經濟發展的高速列車。

臨安經濟辦公室中,一把手看著上個月的財政報告笑的嘴都要合不攏了。

“怎麼樣了?飛揚幾天過去了,那邊有什麼新動做麼?”

二把手點了點頭翻開了手中的筆記本。

“他們又申請批地了,好像要建設數碼工廠,對了正好討論一下該怎麼辦,咱們給他們的太多了許多人已經…”

“怎麼?有怨氣?他們自己冇本事還想著拖人家飛揚集團的後退?”

“看看他們那半死不活的樣子再看看人家飛揚集團!都是人差距怎麼那麼大呢?”

“要是所有人都這樣我還愁個屁!”

見到一把手這麼說眾人分分不敢說話了。-